2014年12月30日 星期二

講台無王管



角色搞不清
紀律欠嚴明
老爺皆廢物
嘩鬼哄天庭

早前燶樹根在公社大喊十、指孖葉電台日日罵紫荊府衙、建義紫府唔好再同佢哋續約喎!呢嗱、燶樹根可能入行入得遲、唔知到孖葉電台罵阿左已經維持半個世紀咁耐。在六七爆亂期間、孖葉電台大丈夫林君日日罵阿左、後來涉嫌遭遇報復、在駕車返工途中被人淋電油、連同搭佢順風車嘅弟弟一齊葬身火海。自此孖葉電台便跟阿左結下不解之仇。當今時移勢易、角色易轉、惜日嘅阿左搖身一變、成為今日金紫荊支柱。試問孖葉電台唔罵紫府、唔通罵民仔咩?

2014年12月28日 星期日

吹水唔抹嘴



政客發噏風
口水似暴洪
但憑三寸脷
引你入迷宮

在戰中期間、繼李工頭夾硬將捕快描繪成黑警之後、毛姑姑亦唔蝕底、她將今日嘅捕快與六七年大暴動嘅防暴隊相提並論。喂喂、毛姑姑、點解你咁鍾意別人當正盲巫咁點架?我話妳知啦、六七年防暴隊使用防暴警棍和催淚彈之外、還用上手鎗、木彈鎗、步鎗、散彈熗、等致命武器、比之今日捕快使用嘅催淚彈、胡辣噴霧、伸縮棒或防暴棍、簡直係蚊肶同牛肶、根本無可能混為一談。身為阿民金牌打手質素尚且如比、難怪阿民聲勢日走下坡啦!

2014年12月26日 星期五

政縛法



施威喊立政縛法
阿民當堂口擘擘
建仔徬徨心更焦
難怪紫城爛笪笪

呢嗱、俗語都有講、偷雞不成蝕把米吖嘛!今次阿民煲燶藥嘥心機、賣黃雨遮賣出個大頭佛來、結果搞到蝕老本收場、仲被施威食住上、話要依據「各製法」搞個甚麼「政縛法」出來、縛住呢班友仔、並規定所有阿民幫會必須公開所有幫眾嘅個人資料和所有捐款來源、十足十擺部 X光機日日照住班友仔、連佢哋食咗乜嘢落肚都睇得一清二楚。雖然政棍一向不分左右、財來直受、誰出得起錢就幫誰、但俗語都有講寧願被人知、亦切勿被人見。試問又有誰願意拿高自己個肚皮任人睇?呢單嘢咁濕滯、莫講話阿民唔肯、就算係建仔亦未見得會贊成。

2014年12月24日 星期三

肥龍入冊



阿龍今入冊
此後冇龍刮
既知監獄苦
何必偏作賊

過氣金紫荊老二肥龍受賄罪名成立、被判監七年半、扣除所有下難大概只須要坐五年半左右。呢嗱、唔講起真係唔知到、原來有好多人為肥龍求情、由其是他的拜把兄弟前金紫荊老大啱僧的求情信內容、將肥龍吹成是金紫荊大救星似的、彷彿應該馬上將他釋放才對。看來啱僧這位沙煲兄弟都可謂義薄雲天、在自己蘇州屎纏身期間、依然肯伸出同情之手、即使它朝有日窄路相逢、做大佬嘅啱僧亦無愧於細佬肥龍矣!

2014年12月22日 星期一

阿女妳搞乜呀?

阿女唔生性
跟人去亂政
弊在打瀉茶
通番有餘慶

早前數名大北劣顛國會政客欲到紫荊城調查天朝是否有履行「離合聲明」、誰知尚未啟程就被天朝拒絕入境、結果令到大北劣顛皇國顏面全無。那群政客本想要求首相家霉倫向天朝作出懲罰性報復、奈何今日之北劣顛已非昔日之日不落帝國、一切皆力不從心矣!正當這群鬥敗公雞愁眉苦臉不知如何是好之際、忽然想起近日在紫荊城嘅鬥敗小母雞大生會常委梁厲摑、於是邀請她合演一齣視像阿 Q大吹水、齊齊數臭天朝以泄心頭之憤。誰知老氣橫秋嘅金紫荊公社尊貴旺角興大發雷霆、指責厲摑姐為現代版「吾衫貴」引番兵入關。

2014年12月20日 星期六

差別所在




莫說同人不同命
而係管者唔知埞
人家年年有餘慶
我家周時搏老命

祖家官報發表署名文章指、馬蛟人樂天知命、心懷感激可謂「喜大普奔」、而紫荊人有點叛逆、有點抗拒並顯得「人艱不拆」。少數紫荊人之所以輕風作浪、是因為對「一國兩砌」和「歸本法」缺乏瞭解、以及對龍之大地及對阿爺存有偏見所致。呢嗱、唔知到各位街坊對此評論觀感如何、但在下就有所保留。

2014年12月18日 星期四

全退保的啟示



每人月入廿五千
何須去求黃大仙
常言大話怕計數
不如務實早先鞭

某日聽阿邊個講解全民退保嘅好處、點不知、聽吓、聽吓、忽然聽到一則令人難以置信嘅數字。原來紫荊人每月人均收入是兩萬五千元。換言之、揸大掃嘅阿叔、洗碗嘅阿嬸、睇更嘅阿伯、個個每月都有兩萬幾銀收入。如果係真嘅話、人人都可以靠積穀防饑、社會上就冇老人問題。從前嘅人就係靠咁過一生、絕對唔似得今日嘅人咁徬徨。可惜月入兩萬五只不過是個統計嘅中位數字、而真正收人被人算到連斗零都冇得剩。今日人力係唔值錢、只有專業知識和高新技能才是生存之道。可惜紫荊城在這方面遠遠落後於獅城、高麗、扶桑等地。

2014年12月16日 星期二

鳩嗚之迷



鳩嗚不鳩嗚
志在打招呼
若問何所以
年晚燉冬菇

自從佔中摺埋之後鳩青幫抬頭、星期一至四小組慢步阻頭阻勢、星期五、六、日則大堆頭堵塞交通、圍堵店鋪假鳩嗚、所經之處商鋪紛紛關門謝客、十足十無牌小敗見到販管隊走鬼唔做生意一樣、搞到年晚流流冇啖好食、都可謂慘淡經營矣!究竟這幫人點解要咁做、其真正目的又何在呢?

2014年12月14日 星期日

鬼拍後尾枕



輸完又賭冇時停
累到街坊眼矎矎
招惹鳩嗚來混賬
此人正是敗家精

昨日大腰亭教頭忽然公開聲稱和平抗爭已經過時、往後要使用更激烈手法去爭取民主喎!照咁睇、大教頭似乎經不起失敗、以致走火入魔都未定咯!他似乎忘記咗是因為他龜縮才令到佔中一敗塗地、忘記咗係佢累到班門生個個豬八戒照鏡裡外不是人、忘記咗係佢連累街坊生計不保、現在居然又話要玩硬打硬、仲有冇人肯聽佢支笛呀?

2014年12月12日 星期五

曲終人散



你佔中時我佔中
各人方向大不同
今後不知何處去
笑言他日再登峰

維持了七十五天的佔據行動、終於在金區被警察清場之後曲終人散。主辦嘅雙學表示、人雖然撤退、但抗爭未完、並將會以各種不同形式繼續發展下去、而大腰亭教頭亦揚言不排除日後有更激烈抗爭爆發嘅可能。不過在下只知到、有錢使得鬼推磨、但今次三個水嚨頭齊齊關上、試問學生哥何來巨款、難道單憑一腔熱血就搞得來?姑勿論點都好啦、既然人家姑妄言之、在下亦惟有姑妄聽之好了!

2014年12月10日 星期三

政治使人迷失本性

荒唐教授玩泥沙
教出徒弟自當差
政府時常添渾賬
尊貴胡扯斷大牙

呢嗱、戰狼三伯一心以為利用班後生仔替他們打一仗以圓其春秋大夢、殊不知那群血氣方剛嘅後生仔居然陣前食夾棍、打着戰狼三伯嘅正黃旗旗號自把自為、結果氣得三伯拂袖而去。正所謂蛇無頭而不行吖嘛、自三伯離開戰區之後正黃旗下嘅大生會及神蜂思潮兩幫人亦開始互爭奪領導地位。結果兩頭唔受中間受、領導大權落在早已潛伏其中嘅黑旗幫和激進派人馬手上。正當激進派挾大生以令黃旗軍之際、而溫和派亦將神蜂牽到另一邊實行單打獨鬥。雖然三水金主拂佬禮眼見此情形已心知不妙、但為着交足功課、亦惟有繼續留守在金區觀戰台。

2014年12月8日 星期一

今非昔比



昔日沖天一條龍
今朝慘變鼻涕蟲
你問香江何處去
我拿舊事發噏風

人家洋總督自講、咱家縣首又係自講、但人家洋總督就能一呼百應、而咱家縣首則是一呼百「」。雖然大家同樣是為國家利益而辦事、不過人家就掂過碌蔗、而咱家就乜凌乜斜。點解兩者之間嘅差距會咁遠、究竟係紫荊人爛泥扶唔上壁、抑或有其它因素呢?

2014年12月6日 星期六

我們的社會是這樣的嗎?



政爭鬧爆門常開
議會慘變戰鋒台
民間怨忿無人問
怒喝儒生勿種災

紫荊議事堂部份尊貴被踢爆公器私用、開放堂中設施讓自己友作戰中指揮部。某尊貴在回答記者提問時堅稱自己冇有錯、日後如果不是非常時期就會自律。換言之、潛台詞就是只要他認為有須要唔時候、必定會重蹈覆轍、問你怕未?喂喂、議事堂乃是全城納稅人嘅資產、而納稅人之中亦包含所有不同政治立場嘅市民、所以尊貴並唔係大晒、更加唔應該私底下動用公家設備供給外人使用。因為這樣等同假公濟私、對持不同政治立場嘅納稅人唔公平、即使在法律上並不構成罪名、但在道德上是可恥的。在下奉勸各位尊貴一聲、如果要幫助自己友就唔好咁孤寒、索性自己掏腰包去酒店開房、而不是濫用納稅人資源。假如你嘅對手又咁做嘅話、議事堂豈非變成冇掩雞籠?

2014年12月4日 星期四

劫後狗熊傳

欺人之威不是威
聚眾鳩嗚遇鬼迷
三山五嶽支持你
道理唔通拼命擠

今次戰中都算好帶挈、甚麼都拿不到兼累街坊還不止、仲留低大大畢蘇州屎畀紫荊人嘆。雖然旺區清場尚算成功、但卻衍生一群鳩嗚(普通話“賺物”嘅諧音)青年出來。最弊家伙嘅就係鳩嗚青年(下稱鳩青)要嘅唔係真普選、而係要搞到人家檔生意雞毛鴨血。日前有一群鳩青集體迫爆旺區一家小商店、搞到人家不能做生意、店員想落閘避開他們又被制止、終於要勞動捕快到場才可以解圍。據講這家商店嘅職員在戰中期間開罪了佔領者、今次人家表面為鳩嗚而來、但實際上是專程為報復而來的。

2014年12月2日 星期二

應告終便告終



在你門前聚惡丁
紮營露宿博同情
今日滿城歪道理
荒唐教授廢知青

呢嗱、千百年來我龍之大地一向推崇儒家思想、直到今天才發覺原來孔孟之說已經 out 好耐喇、取而代之乃係山姆家嘅霸道式價值觀。君不見今日龍之家門口被來自萬里之外的山姆家大軍及其在亞洲盟幫圍堵至水泄不通嗎?據山姆大叔講、此乃維護其家族利益以及維護世界和平之舉、並非針對龍之家族而來、還叫龍之族長不要作出錯誤解讀。如此價值觀不是霸道、難道是黃道乎?

2014年12月1日 星期一

全城皆輸

你使剛勁我使柔
書包放下泛九流
人人責難偏不退
鬧到香江日日愁

預傳、一、二、三、噓...!讓路!讓路!讓路!讓路!這是昨晚上大學徒聯誼會發動的包圍總衙門嘅第一道命令、當時雨遮黨眾以自製盾牌陣作為頭排步隊、集體向現場捕快推進。這趟行動一開始就違反大學徒首領兜阿匡嘅“不主動衝擊和挑釁捕快”嘅公開承諾、難怪事後飯盟頭領劏雞華發表聲明、強調不會動員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