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31日 星期一

妖獸之城



此雞不是非凡雞
乃是盲巫面向西
推倒施威為首任
面對民生欠命題

昨日、在講錯電台主辦嘅口水陣節目之中、拍垃圾新貴樓小偽聲稱、施威係講獨幕後黑手和炒家。那位以「不守法並不等同不尊重法律」洗年輕人腦袋嘅涼茶杰就話施威係講獨之爸。理由係、若不是施威在「私訂報告」中狠批紫荊大教館刊物「鶴丸」宣揚講獨、社會上就不會有人討論此事。之但係、支那恆和爛口貞從未有被施威嘅「私訂報告」狠批過、但「肉麻」鬧劇不就是依時上演了嗎?在眾目睽睽之下將事實本末倒置和亂扣帽子、呢啲簡直係比小學雞更加小學雞嘅行為。如果話批評講獨嘅人就係幕後黑手、炒家、講獨之爸嘅話、人們就不得批評強姦、打劫、收買人命嘅事、否則佢哋就係慕後黑手、炒家、罪惡之爸矣!咁搞法、我哋置身之中嘅世界將會變成點?

2016年10月28日 星期五

赤的疑惑



十個馬桶九個蓋
來蓋去臭還在
看似是人偏是妖
蟻民躺着也當災

罪惡城內機乎每一刻都有人喊這裡被染紅了。但諷刺嘅就係、從來沒有人能夠拿出真憑實據來證明其所指。相反地、人們都見到廿三兜被推倒、國文教讀被搞垮、甚至連正字改革都失敗了!這足以證明、所謂染紅本城是何等荒謬之說。遠的不說、就以垃圾會擂台大賽來講、損毀會以防獨入侵為藉口禁止六萬琦參選、卻容許其他幾名講獨分子入閘。正當人們對這個安排感到不解之際、垃圾會就上演「肉麻」事件。紅媒亦在此時亦食住上、踢爆花家閣房部顧問拔幫瑞在兩年前嘅一次霍氏公仔台訪問中、親口承認花家透過盲指基金會(ND)提供銀両給戰中集團推動打傘革命、並由駐罪惡城總代理辦公室派專人參與其中。以上情節顯示出、罪惡城被染紅是假的、被染花才是真的。

2016年10月26日 星期三

天才與扮豬



以為就此博出位
點知原來做懵仔
此盤棋局參不透
未知兵凶勢又危

正當支那恆和爆粗貞嘅「肉麻」事件鬧得滿城風雨之際、兩人又高調飛去寶島跟抬獨集團摸杯底、彷彿驚死對手唔夠證據釘死佢哋係講獨分子咁款。目前形勢顯示、愛字堆正在努力爭取街坊籲名支持踢雙卒出垃圾會、揸拂當局亦嘗試以「撕法復合」手段阻擋雙卒入局、而亂制派則利用一切辦法阻延雙卒補行宣誓儀式、加上兩會錦衣衛和紅媒連日來對雙卒不圍攻、聲討之虛撼確係一時無兩。現在嘅問題係、既然明知到奀症係一個講獨色彩濃厚嘅組織、何解負責把關嘅篩毀會居然容許支那恆和燥粗貞兩人參賽?好嘞、到咗人家勝出並在宣誓儀式中玩嘢、當局又以大炮去打兩隻小蚊子。盲嘅都睇得出當中必有蠱惑啦!係嘛?!

2016年10月24日 星期一

反上腦



此子出世遲
未讀五經書
認架仔作父
拜花佬為師

日前有報導指、紫荊大教館門生會嘅過氣一哥陰敬鳳(波仔籍紫荊人)趁着出席架仔家一個由老外特派協會舉辦嘅屠龍大會之際、表示希望趁著花大叔重“反”亞洲嘅機會、搞一個由花家、架仔、講獨所組成嘅屠龍大聯盟、並以紫荊城為屠龍基地對付天朝。陰敬鳳聲稱、講獨、薑獨、撞獨三方大有合作空間。看來陰敬鳳係唔知到、花大叔在南海日都蝕緊大本。以花家目前咁嘅家底、根本上花唔起錢去打天朝。加上賓仔又變咗心、花大叔現在連出師都無名。喂喂、陰敬鳳、萬一真係打起上嚟、連累你老家波城嘅同胞墊屍底就唔好啦!講到尾、你都係在彼邦出生嘅波仔嚟、千祈咪累街坊呀!既然閣下唔鐘意紫荊城回歸天朝、倒不如躪返去波城、咪喺度靠害紫荊人呀!知冇?

2016年10月21日 星期五

法治已死



爾擒我放有緣機
余家法治太水皮
荒淫惡行得天佑
誅惡無力確堪悲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怪事一、有一名特殊宿舍舍長被錄像機拍攝到與一名只得八歲智商女院友性交嘅過程、並且在受害人身上和衣服均發現染有該舍長精液、但最後戒律師卻認為受害人無法企出來作證、便以勝訴機會不大而撤消控罪。呢嗱、若以戒律師嘅邏輯來推算、謀殺案理應通通唔使審就放人至係。怪事二、某飛刀會東主涉嫌迷姦一名女顧客、但他否認強姦、卻承認交替非禮。判決師聲稱被告人品格良好、有生意人頭腦、以及不想判刑影響其事業為理由、輕判做三十日義工了事。難怪坊間質疑、假如受害者係戒律師或判決師嘅親人、仲會唔會咁輕易放生嗰兩壇淫蟲嘅呢、吓?!

2016年10月19日 星期三

鼓吹仇恨



樂禍又幸災
委實太不該
鼓吹仇與恨
終歸惹禍來

今日罪惡城果然係有政治冇道義、居然有媒體公然鼓吹仇恨。日前有一名女捕快在分娩期間出血過多而死亡、某媒體居然用上「黑捕有報應」呢類幸災樂禍嘅冷血手法將新聞發放出街。其實大家都知到、所謂「黑捕」其實是在戰中期間、皮佬𡅏旗下喉舌用來抹黑捕快嘅手段之一、目的是藉此去為那群封街銷路嘅政治盲流炮製出一個敵我分明嘅假象。雖則話係各為其主、但亦無須要對一名自己不認識嘅死者出言侮辱吖嘛!據說、這類鼓吹仇恨嘅行為、除咗明益那位每一刻都在妨礙龍的傳人進步嘅花大叔之外、恐怕對誰來說都不是一件好事。呢啲咪就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唯獨是政治盲流係睇唔見之嘛!

2016年10月17日 星期一

就快有大龍鳳上演



兩老到處口噏噏
打橫打掂夾依泣
莫謂齋噏無是處
車完大炮有金執

日前榕樹頭講古二老、賣田李和陳四姑、獲得袋鼠家邀請到其地頭表演相聲。期間賣田李指出、只要紅家會兌現「一個兩砌」罪惡城嘅年輕人就不會要求獨立、而陳四姑就話、袋鼠幫跟紅家會有交易往來、若要紅方遵守「各製異霧」嘅話、就非確保罪惡城嘅「一個兩砌」得以維持不可。呢嗱、依賣田李的說法看來、他一定是事前獲得講獨組織授權代表他們向袋鼠佬放話。之但係、在江湖上卻從來未有流傳過有件咁事。再講、陳四姑究竟憑啥理據將「各製異霧」和「一個兩砌」扯上關係?究竟講古二老又憑啥、認為袋鼠家有能力去左右紅家會嘅呢、吓?!

2016年10月14日 星期五

垃會開光大典



盲巫趁着花癲雞
勝過長毛路姆犀
開口夾脷唔生性
扑嘢不成面向西

呢嗱、俗語都有話、寧犯天條、勿犯眾憎吖嘛!殊不知初生之犢冇有識死、在垃圾會開光大典之中為所欲為而觸犯眾怒。在宣誓儀式之中、帶有濃厚講獨色彩嘅拚討派成員之中、有人披上「罪惡城不屬於天朝」字樣布條進行宣誓、有人將天朝讀成 XX Re-fxxking of XX、有人刻意將罪惡城讀成Crime Nation(罪惡國)、有人在誓詞中加入「不效忠XX政權」等語句。雖則話、拚討派在開光儀式之中鬧個不亦樂乎、若然當局要利用這機會剷除呢班人實在係講唔通。理由就係、既然當日篩委會扮盲許這些入閘參賽、今次垃圾會亦應該繼續扮聾讓他們順利人座才對。否則、篩委會就有必要企出來解釋、青年奀症和半文錢同屬獨派、為何涼爽恆和扑嘢媜兩人可以入閘、而獨係涼爽琦一人唔得?

2016年10月12日 星期三

ABC時間



倒梁不是玩泥沙
點解人人話佢差
錯在幫他唔幫我
鬧得龜孫遍地爬

呢嗱、如果話要換走施威相信很多人都不會反對、但若是換上那位歷史上最廢嘅財神抓錢華來當揸拂人嘅話、咁就同係咁講嘞。須知到、抓錢華嘅最廢財神封號是來自反對派、但今日反對派居然要捧他做揸拂人、咁你話係乜嘢意思呢?無它的、因為今時今日罪惡城只有嘩眾取寵之輩、而無領導之才。人們之所以要趕走施威、就是因為他是個鬥士。當他落場一刻開始就擺出一副格鬥架式、而且結下不少仇家。在過去四年裡面、罪惡城內嘅眾矢之的就是施威。大戶要趕走他、反對派要趕走他、亂制派內部亦有人要趕走他、江湖上一眾只見施威負面而不看其正面嘅政治盲流同樣要趕走他。因此、在形勢上看來、施威是非走不可的。

2016年10月10日 星期一

由垃圾會坐館講起



開會打龍通
收工趁早鬆
牙無三兩力
同歸假大空

江湖流傳、亂制派一至支持梁十八登上垃圾會坐館寶座、白鴨幫挑戰者小桃桃質疑、梁十八身為十八家大戶嘅受薪話事人、是否適合擔當此任。呢嗱、小桃桃嘅質疑是有道理的、垃圾會嘅決定對民生影響非常之大、如果由一名大戶界代表當垃圾坐館、對於基層個體戶來說確實不是好消息。例如垃圾尊貴在一項涉嫌劫貧濟富嘅議題上發動拉布戰、而具大戶背景嘅坐館爺卻剪布、究竟利益偏重於那一方大概不言而喻矣!不過垃圾會終歸是垃圾會、有幾多個尊貴係真正關心基層利益嘅、恐怕用顯微鏡都照唔到出來。因此無論由誰當垃圾會坐館、街坊都是懶得去管、這才是社會真正嘅悲哀。

2016年10月7日 星期五

瘟疫誰不怕?



自恃為革命之子
原來係過街老鼠
呢啖氣確吞唔落
惟有靠屈人蓋恥

某日暹邏收到可靠情報將有瘟疫帶菌者衝關、有關當局即時下令各關卡嚴加注意、並採取一切措施嚴防有人將瘟疫帶入境內。就在此時香皂眾痴嘅書記痴瘋從暹邏機場大搖大擺的向關卡走過去。關員第一眼就睇出痴瘋是帶菌者、於是立即將他隔離半日然後遣返罪惡城。期間香皂眾痴收到痴瘋被禁錮嘅消息之後、馬上要求戒律師出面追查、另外又要求暹邏給與合理解釋。更令人莫明其妙嘅就係、逢水必抽嘅白鴨幫又跳出來無的放矢。其長老小桃桃話、唔猜測暹邏唔准痴瘋人境係咪受到天朝壓力、但香皂眾痴就一口咬定、天朝曾去信向暹邏施壓。喂、阿哥、你邊隻眼見到架、堂堂天朝有乜可能出動國家機器去對付一隻曱甴?嗱、有證據就拿出來畀街坊睇、唔好齋噏當秘笈。更重要嘅就係、暹邏係一個主權獨立嘅國家、豈容別人在其出入境政策上指手劃腳?別把痴瘋托到咁高、小心佢孭唔起咁重飛而累死呀!知冇?!

2016年10月5日 星期三

出口成扑



阿姐一開口
誰敢認泰斗
大事欠揸拿
偷雞要就手

呢嗱、今日嘅新一代垃圾尊貴、果然比那群守舊嘅棍壇老鬼有出色得多。就在日前之嘛、垃圾新貴遊藝精出席李公大教館論壇時指出、當下城中年輕人連「扑嘢」嘅地方都冇、登時引發全場嘩然。但遊藝精卻不慌不忙、並解釋皆因年輕人收入低、畀唔起昴貴房租、所以才會搞成咁嘅喎!喂喂、藝精姐、有冇咁嚴重呀?依妳所講、莫非要為年前一對大學徒在大教館門外行人路邊當街扑嘢翻案乎?之不過、無論藝精姐所講嘅話有冇根據都好、就憑她今次夠膽憑藉「扑嘢」而令自己個朵紅遍棍壇、就足以令在下佩服。須知到、經此一扑之後「扑嘢姐」呢個外號恐怕以後想搣都搣唔甩架喇!

2016年10月3日 星期一

金紫荊何去何從



雖得神佑欠神威
未曾展翅被狗噬
先生教學頻呃秤
望子成龍變弱雞

呢嗱、怪事周維有、本城特別多。揸拂當局拷鑼打鼓禁止獨派人馬參與競選垃圾會席位、但結果有數名疑似獨派人士成功贏得議席。揸拂當局喝令城中教館不得縱容獨派向學徒洗腦、結果連小教館都淪為獨派洗腦場地。更令人費解嘅就係、戰中兩年已過、但搞手逍遙法外都唔在講、還要在剛過去嘅垃圾會爭奪戰之中上下其手左右大局。雖然有幾個小頭目被提堂、但戒律院嘅判頭只輕判當事人做義工、當中更有人被判緩刑、即係唔使還。所以話啫、所謂「出得來行、預咗要還」只係因人而異架咋!對於那些在戰中期間蒙受重大損失嘅街坊來說、這一判才是真正的和尚打傘。雖則話戒律院判頭也是吃人間煙火嘅凡人、但點都應該做得好睇一點、無謂搞到「戒律面前人人平等」淪為天下之大笑話嘅。係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