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8日 星期一

吹水又見吹水



聖上當年曾講過
三權合作冇囉嗦
今日勢成水火格
未來好事更多磨

記得某年當萬歲爺尚是儲君之時、曾到本城巡視。期閒他曾經講過、三權(行企、法、黐法)應當通力合作而非對抗。誰知萬歲爺話聲未了、就有人撲出來指那是干涉本城內務之舉、更有人喻之為企圖將本城染紅。無論人們點睇都好、那確實是萬歲爺對紫荊城嘅期盼、因此他心儀的代理人便成功登上縣太爺寶座。然而、自從縣太爺就任以來、不獨止係行企與遝法嘅關係趨於惡化、甚致連黐法部嘅兩名過氣大判官都在「黐法覆核」這個問題上各持己見而爆發口水戰。咁你話嘞、我哋嘅社會又點會有太平可言呢?因此有人認為縣太爺搞到整個社會變成河蟹、乃係領導無方所至、所以冇得留低。坊間亦流傳着下屆縣太爺人選、將會係當今大帳房掌櫃抓錢華。唔知你對呢個預測又點睇呢?

2015年12月25日 星期五

有啥好肯定





官樣文章又一編
講人自講發花癲
天時地利皆不順
關門隱事過新年

日前縣太爺循例上京面聖述職、據消息亦顯示、無論是聖上抑或相閣大人均對縣太爺嘅管治成績加以肯定。然而、紫荊城內民怨未減、社會紛爭不絕、大型基建工程項目無不受到阻延、公家大帳房變成為超資工程填氹提款機、住屋問題比之前任何時間都來得差劣。在政治方面而言、莫講話與反對派嘅關係勢成水火、甚至連自己友籠裡雞作反。講到民生、就更加係乏善可陳。遠嘅唔講、就講吓聖誕節啦、聽聞話無論係工展會、抑式係美食節都係丁財兩不旺。咁你話啦、到底有啥值得肯定?

2015年12月23日 星期三

累來累去累街坊



呢鋪阿蘭嫁阿瑞
亂制販民皆鬥累
一窟牛鬼與蛇神
帶挈全民皆受罪

日前在下同阿力在某處嘅擎天大餐廳吹水其間、遇見幾個熟口熟面嘅仁兄在隔離枱打牙較、其間聽到有人問點解會咁失策、搞到流會收場架?阿某工頭好勞氣咁話、那是販民頻玩催魂鐘嘅結果。然而擘口卻慢調斯理的反問、若非亂制縮晒去蛇竇又點會搞成咁?點知拗拗下、阿某工頭矛頭一轉、便直插雙茂部主管卡啦蘇辦事不力、仲賴佢搞到連個龍門都冇人守。聽到呢度、阿力忽然問、真係咁到得?我就話佢知、以垃圾會今日嘅勢態而言、唔係咁至奇。

2015年12月18日 星期五

垃圾就是垃圾


阿茂整餅打乞嗤
關門隱事有嫌疑
呢煲唔鹹又唔淡
勢將港人當做豬

呢嗱、俗語都有話啦、貓捉老鼠、狗看門口、本來係各司其職嘅事。但係剛剛就發生咗一件狗捉老鼠嘅事。話說、有幾名垃圾會尊貴被指涉嫌私吞獻金、正當清天公署展開調查之際、垃圾會卻另起爐灶、搞咗個甚麼「調茶委員會」去跟進。好嘞、閉門調茶完畢、結果就係無證據顯示有人行為不當喎!嘩、收咗人家嘅禮金、仲存埋入自己個私人戶口半年都冇唔出聲、又冇向垃圾會申報利益、咁都話冇有錯。喂喂、真係咁都得?更加令人眼冤嘅就係、在發布會上正副主席兩人形同貼錯門神、仲刻意擺出一副互不妥協嘅態勢出來吖嘛!

2015年12月16日 星期三

司焫覆核



行家一開口
最好調頭走
大話無真理
只有硬拳頭

呢嗱、指鹿為馬是政客搵食嘅看家本領、早已係見怪不怪之事。但怪就怪在、連被視為正義化身嘅無上判官、居然都有雷同吖嘛!早前豹隱多年嘅判官甲忽然公開露面、並點名批評戰中鬥委娘例摑濫用司焫覆核機制之時、唔覺意瀄濕咗另一位歸田不久嘅判官乙件衫。判官乙當然唔順氣啦、於是乎反指司焫覆核係一個專門替老百姓檢查公共機構推出嘅政策是否違法嘅機制、人人都有權使用它的。之但係、佢就冇就判官甲所提及嘅「司焫覆核是不能挑戰縣府政策」這部份作出回應。呢兩位過氣嘅判官老爺、你一言、我一語、搞到小市民無所適從咯。不過現在問題係、究竟點解司焫覆核呢家嘢會霎時之間潮起來的呢?

2015年12月14日 星期一

垃圾會布屎陣?




爆粗無分左右中
玩屎玩到滿堂紅
莊家氣量如水退
閒家酷愛發噏風

日前議事堂尊貴鬼槍梁話有人在佢嘅枱底搽咗一笪米田共、搞到佢條褲近膝頭哥位置葾崩爛臭。於是向主持人食奶謙投訴、但有人話那只係小事一宗。嘩、咁都話係小事?難怪人人都叫呢個議事堂做垃圾會啦!正如阿邊個話齋、屎嚟架、臭架、搵啲咁嘢嚟玩、有冇搞錯呀?喂喂、假如真係有人搞鬼嘅話、呢個垃圾會就要改名為茅廁會至得喇!

2015年12月11日 星期五

反恐 玩恐



反恐定玩恐
歷來多博懵
今者無厚道
遍地見哀鴻

突厥(土國)大佬埃爾不安為着阻止沙鵝炸毀伊恐佔領嘅油田和油庫、居然膽大包天、指沙鵝戰鬥機非法闖入其領空十七秒之久然後將之擊落、事後還聲大夾惡指那是灰熊京咎由自取和應該道歉。之但係、話口未完、埃爾不安自己又在未得巴比倫(伊國)同意之下貿然派遣坦克部隊踩入該國北部、又託辭打擊伊恐而派戰機飛入該國境內轟炸。點不知、當巴比倫大佬馬蘇武提出抗議時、埃爾不安卻說、在行動之前已經知會咗奧黑馬。由於埃爾不安嘅回應牛頭唔答馬嘴、氣得馬蘇武生蝦咁跳、在無可奈何之下、惟有向聯國投訴。

2015年12月9日 星期三

一代女俠葉錫恩


賢士與鬥士
只差一個字
理性討公平
人皆稱俠義

一生誠心誠意為基層市民抱打不平和爭取利益嘅葉錫恩女士、於今年十二月八日上午九時許與世長辭、享年一百零二歲。一九九五年在市政局大選當中、葉女士被對手(曾經是親密戰友嘅講筒盟(後稱白鴨黨)長老)華叔將其對社會的貢獻指為小恩小惠。結果葉女士前後兩次在選舉中被擊敗而淡出政壇。今日回頭再望忽然發現、原來當年葉女士嘅所謂小恩小惠、比起當今政客們嘅大幫大忙不知優勝多少倍。葉女士雖然未有足夠力去牽動整個社會、但數十年來受過她幫忙嘅市民已是不勝枚舉矣!

2015年12月7日 星期一

套丁



套丁不套丁
習慣當時興
行前先上岸
後者眼矎矎

近日「套丁」呢個詞語在江湖上熱起來、細聽之下才知到原來係買賣丁權圖利咁解。據說所謂套丁、即係有些邊疆居民(疆民)把丁權賣給某人、而某人又把手上嘅土地、名譽上轉讓予當地疆民、然後再由他們以自己名譽向縣府申請在該土地上興建丁屋。至於套丁呢個名詞出於何處、在下就唔知到。但係買賣丁權呢四個字就聽得唔少。不過咁、類似嘅丁權買賣交易、其實係持續超過四十年之久、但今次就有人被請去坐兩年半至三年花廳矣!正如某疆民長老質疑、在前朝都係咁做、點解要等到今時今日才拉人兼封艇呢?

2015年12月4日 星期五

例摑姐 VS 烈判官



你話我浪費資源
我話你誤打誤傳
香港地滿城歪理
戇居青勝二和團

日前過氣無上庭大判官烈火麟公開指出、有人濫用司法覆核拖累咗本城大型機建工程、並點名批評前戰中鬥委娘例摑濫用司法覆核程序、但反遭例摑姐隔空發炮、質問「除咗判官之外、還有誰人有權力去推翻行企會嘅錯誤決定」?看來例摑姐滿以為今次一定窒到呢位過氣大判官口啞啞都未定。正當她沾沾自喜之際、點知烈判在另一個公開場合講、司法覆核並唔係用來挑戰府衙政策、審判院關注嘅應該係決策者是否依法、以及有沒有濫權。呢嗱、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烈判就這麼樣簡單澄清一吓、就令到例摑姐懵都面埋喇!咁又係嘅、誰叫例摑姐問得咁貽笑大方?事實上她問得冇一窟似個大學生、極其量只像一隻小學雞而矣!

2015年12月2日 星期三

公家大帳房又填氹



人皆喊壓價
工程涉灶罅
超資又超時
過水冇有怕

開講有話、免強無幸福吖嘛、因此免強得來嘅嘢、通常都係靠唔住嘅。呢嗱、當初府衙擺糕鐵上垃圾會議事桌嘅時候、遭到一眾尊貴壓價。經過府衙左除右拆省去大筆製作費之後、議案才獲得通過。好嘞、現在工程造到欲罷不能之際、致話唔夠銀両支付餘下嘅工程費用。如果府衙不增加製作費嘅話、工程勢必爛尾。如果府衙繼續泵水、又唔知泵到幾時才可以滿足這個無底深潭。填氹呢家嘢並非糕鐵獨有、其它項目如沙中鱔、講豬獒大橋、西狗文化區等項目全部都差不多。事到如今、納稅人才發現、原來自己一開始就注定要當冤大頭。呢鋪都可謂、全民瀄濕身啦!係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