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8日 星期三

純屬抽水



毒仔冇得玩
當堂眼坦坦
發難既不能
惟有扮花旦

被邀請成為七一壽宴坐上客嘅名單已經公布。機乎所有幫派嘅大佬名字都被列在名單之內、惟獨是涉嫌染上毒癮嘅幫會人士、包括丐幫嘅常無、拳頭幫嘅慢版、香梗眾痴嘅籮半蔥、香梗拚討嘅巫婆淨、烈血凶聞嘅病蟲太、以及拚討主義嘅散戶、當中包括豬仔滴、螻小蟻、鹽蟲妖等人嘅名字不在被邀名單之內。殊不知初嘗尊貴滋味嘅豬仔滴竟然覺得冇飛屎、於是公開要求所有反派同道集體杯葛今次嘅紫荊堂壽宴、直至紅家會改變初衷和發請柬畀佢哋一群毒仔毒女為止。呢嗱、唔知到佢係真豬兜抑或係假豬兜、居然連啥叫做畀面派對都唔曉、唔通佢哋以為人家冇咗佢哋係唔得嘅?

2017年6月26日 星期一

蠢言 蠢行



真傻定假痴
群妖愛扮豬
若再懵成成
唔賭亦要輸

當今反派幫會嘅坐館一蟹不如一蟹。由其是白鴨幫和大撞幫為甚。已經脫離大撞幫嘅過氣元老劏雞華、應本城新任揸拂人冧太邀請加入行企會、並表示願意做反派與揸拂堂之間嘅溝通橋梁。之但係、大撞幫幫主楊戇嬌話、劏雞華已經脫離民主路線、所以冇資格充當反派與揸拂堂溝通嘅橋梁。另外嘅白鴨幫幫主胡扯喂亦話、劏雞華加人行企會並不表示冧太吸納反派意見。喂喂、胡扯喂呀胡扯喂、吸納反派意見嘅地方係垃圾會、而行企會係特權人士嘅俱樂部嚟。連掃街茂都知到、點解你會唔知?嗱、唔該你話畀我知、點解白鴨幫長老羅自講加入揸拂堂、每月淨袋薪水卅幾萬你不作批評、而要去批評加人行企會、月入十萬多嘅劏雞華?

2017年6月24日 星期六

惡到冇朋友



壓制一家又一家
左鄰右理強忍他
諸家有怒無聲氣
為怕無𤶸𤶸

1930年花大叔睇中受哥倫臂罅控制嘅爸那媽運河、於是策動爸那媽脫離哥倫臂罅而獨立。成功後便與爸那媽簽下永久擁有爸那媽運河使用和控制權。在40年代、花大叔趁着二戰機會在爸那媽地頭上強設134個軍事基地、並將爸那媽當做佢嘅扯線公仔。在世界與論壓力之下、花大叔終於在1977年再跟爸那媽再簽新條約、答應在1999年底退還運河歸還。但在1990年、花大叔又以爸那媽一哥犯毒為藉口、派兵將之擄返花家判刑、然後換上花大叔心儀中人坐上巴家一哥之位。至今尚有3400名花軍賴在爸那媽地頭賴死唔肯走。由此可見、花大叔係唔會放生呢隻馬仔嘅。事實上、花大叔歸還給爸那媽的只係運河嘅經營權而唔係主權。

2017年6月23日 星期五

由衰仔講起



背向天堂面向西
只緣一切欠律規
莊家搭台黃家佔
失了主場腳又跛

俗語有話、寧生敗家仔、莫生蠢鈍兒吖嘛!之但係、生個點樣嘅仔出嚟、並唔係由自己話事嘅。例如城中富商老陳個寶貝仔陳傲癲本來是好端端的、誰知自從佢入咗匿攻大教館受訓之後、人就變得滿腦子黃色意念。陳傲癲好嘅唔學、竟然學人加人毒派、仲做埋盲族幫嘅吹雞人。染上一身毒癮嘅陳傲癲衰到連老竇都唔認、仲要在自己個額頭鑿上“滅祖欺宗”四個大字以示其志。唔淨止係咁、陳傲癲仲計劃在佢老竇生日前夕、即係六月卅日晚上、提前同佢老竇做壽。到時佢會號召盲族幫嘅幫眾齊齊披麻戴孝兼點埋白蠟燭、在老陳面前哭訴佢自己淪為孽種廿年喎!咁、你話嘞、此子係咪想激死老竇搵山拜?

2017年6月21日 星期三

惡人先告狀

香江失後百年歸
唯獨港人未放低
少年不知先祖恨
反宗亂講繼續嚟

罪惡城府衙還有幾日就要換新領導班子、在此之前反盟由毒派作先鋒、散播新城督將要在全城中各級教館進行大洗腦。奇怪嘅就係、我嘢嘅新城督卻煞有介事般的馬上企出來發表聲明、指自己並非朝廷傀儡。更奇怪就係、洗腦咁大件事、連亂制派嘅人都未曾得知曉、何故反派竟然可以先他人之知而知嘅呢?江湖上有兩種說法。第一、就係反派為着要催谷參加七一唱反調大遊街嘅人數而無中生有。第二、就係府衙內有無間道。注於傳聞靠譜與否、相信大家都心中有數。但問題係、反派動輒就指責朝廷要在罪惡城洗腦、由其是洗學生腦、究竟佢哋真正擔憂嘅又係乜嘢原因嚟呢?

2017年6月19日 星期一

捉放演義



生平最叻搏亂龍
學足關帝坐華容
一路向錢不異志
香江慘變鼻涕蠱

香江小學紀律委員會終於就小四丁班學生會代表常無同學涉嫌“隱瞞由生果欄老闆荔枝應捐給學生會嘅二萬五千元捐款”一事研訊完畢。在紀律委員會退席決前、首席紀委指出、不誠實行為並不是學生代表失當元素。即係話、不誠實並非違反校規動機。首席紀委強調、常無同學收受捐款後並無大快朵頤、也沒有胡天胡地嘅紀錄、亦無證據指向他行為不檢。呢嗱、假如呢位首席紀委唔做教師而轉行做狀師嘅話、肯定客似雲來賺到盤滿砵滿。雖然紀委會尚要待進一步研究控辯雙方口供之後才會作出判決、但校園內已經盛傳常無同學今次一定可以全身而退。更有流言顯示、紀委會有偏幫常無良之嫌。但究竟事實又係唔係咁嘅呢?

2017年6月17日 星期六

那裡有民主?



人民賦予我大權
三軍與我不相連
這個總統何用處
家常瑣事幹不完

在世人眼中高麗是一個民主國家。民眾享有選舉總統和被選總統嘅權力、國會亦有彈劾和罷免總統嘅權力、而且仲係行政、司法、立法三權分立嘅國家。之但係、在戰爭時期高麗軍事是由花大叔指揮和支配嘅、而高麗總統只係一個掛名嘅三軍統帥而矣!打個比喻講、假如肥仔恩打過來、高麗軍隊亦只能聽從花大叔的指揮、而高麗總統係無權話事嘅。在傳統上、高麗軍嘅效忠對象、似係花大叔多於高麗人民的。難怪花大叔硬是要把「殺得」部署在高麗、其總統不得不同意啦!咁你話嘞、高麗新總統民在怨為着唔想跟天朝過唔去、打算出錢買斷「殺得反導彈系」並由高麗人自己來控制嘅想法、係咪天方夜談?當下高麗人連指揮自己軍隊權力都冇、又憑啥從花軍手中奪取得「殺得」嘅操控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