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4日 星期三

落格 資格 賤格



常無落格由官審
翰菅拼命把詩吟
借助番邦來保帥
免除濕滯臭史𢫏

一個將皮佬𡅏嘅鬥委費落格、另一個則阻礙公堂主持公道。嗱、呢類咁醜陋嘅戲大概只有在罪惡城才能見到得。話說、垃圾尊貴常無被(涉嫌私吞鬥委費廿五萬両白銀)單畸屎㘉濕身而被押上公堂受審、份屬米旗佬嘅“馭用”大狀師李翰菅充當常無辦護人。李翰菅引用“祖家”法例指出、公堂無資格審理呢單畸屎。原因就係、垃圾會尊貴嘅言行是受到垃圾會條例保障。因此李翰菅認為垃圾會事應該由垃圾會處理。按照李翰菅所講、原來垃圾會尊貴觸犯刑法、公堂就是審不得的。咁就奇怪嘞、眾所周知、帶頭報巡捕房、以及報清天衙門嘅人就是反盟垃圾會尊貴、連常無本人都有份架!現在輪到亂制發圍“報寸”拉人、反盟就將“垃圾會事、垃圾會理”擺上台。咁搞法、法律面前又焉能是人人平等?!

2017年5月22日 星期一

誰說不是職務


常無開會搶密件
被人告到嘴扁扁
幫人遇上兜心撞
監房大俠佢當選

路邊社報導、常無被指控在垃圾堂辯論「橫兜事件」期間、忽然跑到發錢部老大撬牆馬面前搶走他的內功秘笈、然後交給橫兜鬥委豬八萬查閱。事後有人投訴而導致常無被有關方面以「冇大冇細」之罪控於公堂。聽聞話、常無辯稱當時他只不過是執行職務、並堅決認為自己冇有錯。有人質問常無是否認為強搶人家嘅內功秘笈就是職責嗎?嗱、咪話在下偏幫常無、我總覺得呢個問題真係問都多餘嘅。試問、當時常無若不是執行職務、難道是得閒過頭搵嘢嚟搞咩?須知到、常無之所以被捧為垃圾尊貴、無非是擁躉須要他在垃圾堂搗亂。因此、如果他不盡其搗亂之能事去搞亂垃圾堂檔攤嘅話、又焉能滿足支持者嘅要求呢、吓?!

2017年5月19日 星期五

犯賤



垃圾扮花妲
睇到眼坦坦
無事喊柴台
遲早冚包散

早幾日前、有數十名聲稱是來自“珍惜晨早”嘅示威者、集體在垃圾堂大門外示威、抗議垃圾尊貴白鴨桃周不時窒頭窒勢打壓捕快權責、並將“姦劫疑犯在臭格掛蠟鴨”單畸屎與捕快搜身權被打壓拉到因果層面之上去、然後又再跑到巡捕房門外抗議總捕頭no way領導無方、搞到班捕快做起嘢嚟人人捋手捋腳、個個驚死上身、以致程序甩漏益疑犯。按此情形看來、珍惜晨早班人似乎係有一箭射雙鵰之意喎!

2017年5月17日 星期三

醜陋不堪



臭味不相投
原因是世仇
余污汝亦穢
難以共一舟

反盟揸住香主阿狼有股份嘅「帶甩羊行」跟米旗佬嘅「呃稿公司」的一宗錢銀交易死纏爛打、並在垃圾會成立了一個屠狼大會、準備將阿狼送到大祠堂與啱僧和虛詩人合唱鐵窗雄淚。日前反盟指控、問卷聯老二兜老頂向屠狼大會提交有關報告之前、秘密與阿狼夾口供。大撞幫老大戇Q羊直指兜老頂係阿狼嘅無間道、理應引咎辭去屠狼委員之職。亂制派嘅緊腰可亦指出、公開文件嘅屠委已經違反保密協議、也應該馬上辭職。但阿狼卻直認曾就報告內容提供意見、並形容他的參與只要是向屠狼大會提供更多資料、好讓大會能夠擴大其調查範圍而矣!換言之、阿狼只係幫助屠狼大會追殺自己、而無出蠱惑之意嘅。

2017年5月15日 星期一

豬妖現形記



你說我奸不是奸
裡外聯手鬧一番
紫荊有難無關我
樂見香江續漸殘

俗語有講「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真係一啲都冇錯嘅。有人處心積慮以民生鬥士姿態贏得八萬個like而踩上青雲路。誰知某君一登龍門便露出一副漢奸相來。繼小漢奸戇痴瘋早前在花家主辦嘅「唱衰金紫荊」聽症會大放厥辭、指紫荊城自治權被紅家會侵佔、當下嘅一梯兩伙被侵蝕到只剩下1.5伙之後、又輪到反對收地組悍將豬八萬(隸屬花家駐本城二五集團首腦布冧葉麾下)在垃圾堂上妖言惑眾、誣陷紅家會利用「阿頭行」去收買小家族、目的是霸佔藍海島嶼作為對抗花家嘅軍事基地。豬八萬試圖將整個垃圾堂拖落水、指稱垃圾堂批評紅家會以大欺少乃係天公地義之事。

2017年5月12日 星期五

由馬蛟城被讚講起



你既開言我聽之
全心造反懶修辭
今日馬城終獲讚
紫城往後眾皆輸

日前紅家會三當家(紅老三)雙失江南下馬蛟城、高度肯定「落實廿三兜、落實龍的教育、落實行企主導」三大方面嘅成績、並讚揚香主吹水安領導有方、使得馬蛟堂業務蒸蒸日上。嗱、咪話在下又危言聳聽。在逢宗必反嘅角度嚟睇、馬蛟城被紅家會肯定等同民主大災難。但無論如何、花大叔係唔會為馬蛟城呢個曾經被葡撻佬(與花家無𠸎𠹌)佔據過嘅地頭而浪費資源、但會全力栽培米旗佬(與花家有血緣關係)曾經擁有過嘅地頭紫荊城。究竟這反映出些甚麼來呢?講穿咗、無非是紫荊城潛藏着嘅反紅勢力並唔係馬蛟城所能及的、與民主不民主基本上毫無關係。講得白一些、即係話民主是假的、反紅才是真的。

2017年5月10日 星期三

妖蜓預告



妖蜓死不僵
最叻係中傷
行前播陰毒
背後有雞𡁷

反盟軍師大妖蜓近日又有新搞作、並大言不慚的說、將會在下屆細圈選委會奪取超過50%議席。嗱、咁講法即係話明、反盟是打着民主旗號騙取街坊支持、而佢哋就闖入其口中嘅特權小圈子裡面搵着數。在下並無亂噏廿四架、反盟嘴巴一直唱衰細圈、但在參與方面卻比誰都來得更加踴躍。上次在揸拂堂香主擂台爭霸戰推出嘅「皂王計劃」如是、今次嘅「未本預告」亦如是。但單憑反盟嘅力量、莫講話不足以在細圈奮取愈半數凳仔、就算要踏入人家門口、恐怕也要先睇吓亂制派嘅面色啦!係嘛?!大妖蜓今次咁大口氣、究竟嘅底氣是從何而來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