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30日 星期五

戲一場



時逢近七一
爛鬼鬥混吉
縮窒冇錢途
撲水靠賣忽

呢嗱、時逢近七一兼紅家會總舵主親臨罪惡城、丐幫、拳頭幫、眾痴等泛毒組織便把機會、聯手在金花廣場玩佔據、而且今次嘅目標就係豎立在廣場嘅大金花。嗱、千祈咪以為呢班友仔幼稚夾戇居呀!其實佢哋係要話畀世人知到、佢哋就係罪惡城嘅未來政治難民。眾所周知、金花廣場係罪惡城嘅地標、在世界上亦享有薄名。反派當然係睇中呢一點、先至會唔理三七廿一、齊齊擒上在大金花上面晒冷、好讓全城報章、電視、電台等媒體免費替佢哋造宣傳和增加曝光律。呢趟都可謂、係人都知到佢哋係準政治難民嚟咯。將來就可以透過政治庇護嘅途徑、要求前去西方落草對不起應該係去西方樂土至係。雖則話、目前尚未係時候去要求西方庇護、但總可以要求提高救濟金嘅金額吖嘛!嘅然係咁、當然要落力演出啦!係冇?

2017年6月28日 星期三

純屬抽水



毒仔冇得玩
當堂眼坦坦
發難既不能
惟有扮花旦

被邀請成為七一壽宴坐上客嘅名單已經公布。機乎所有幫派嘅大佬名字都被列在名單之內、惟獨是涉嫌染上毒癮嘅幫會人士、包括丐幫嘅常無、拳頭幫嘅慢版、香梗眾痴嘅籮半蔥、香梗拚討嘅巫婆淨、烈血凶聞嘅病蟲太、以及拚討主義嘅散戶、當中包括豬仔滴、螻小蟻、鹽蟲妖等人嘅名字不在被邀名單之內。殊不知初嘗尊貴滋味嘅豬仔滴竟然覺得冇飛屎、於是公開要求所有反派同道集體杯葛今次嘅紫荊堂壽宴、直至紅家會改變初衷和發請柬畀佢哋一群毒仔毒女為止。呢嗱、唔知到佢係真豬兜抑或係假豬兜、居然連啥叫做畀面派對都唔曉、唔通佢哋以為人家冇咗佢哋係唔得嘅?

2017年6月26日 星期一

蠢言 蠢行



真傻定假痴
群妖愛扮豬
若再懵成成
唔賭亦要輸

當今反派幫會嘅坐館一蟹不如一蟹。由其是白鴨幫和大撞幫為甚。已經脫離大撞幫嘅過氣元老劏雞華、應本城新任揸拂人冧太邀請加入行企會、並表示願意做反派與揸拂堂之間嘅溝通橋梁。之但係、大撞幫幫主楊戇嬌話、劏雞華已經脫離民主路線、所以冇資格充當反派與揸拂堂溝通嘅橋梁。另外嘅白鴨幫幫主胡扯喂亦話、劏雞華加人行企會並不表示冧太吸納反派意見。喂喂、胡扯喂呀胡扯喂、吸納反派意見嘅地方係垃圾會、而行企會係特權人士嘅俱樂部嚟。連掃街茂都知到、點解你會唔知?嗱、唔該你話畀我知、點解白鴨幫長老羅自講加入揸拂堂、每月淨袋薪水卅幾萬你不作批評、而要去批評加人行企會、月入十萬多嘅劏雞華?

2017年6月24日 星期六

惡到冇朋友



壓制一家又一家
左鄰右理強忍他
諸家有怒無聲氣
為怕無𤶸𤶸

1930年花大叔睇中受哥倫臂罅控制嘅爸那媽運河、於是策動爸那媽脫離哥倫臂罅而獨立。成功後便與爸那媽簽下永久擁有爸那媽運河使用和控制權。在40年代、花大叔趁着二戰機會在爸那媽地頭上強設134個軍事基地、並將爸那媽當做佢嘅扯線公仔。在世界與論壓力之下、花大叔終於在1977年再跟爸那媽再簽新條約、答應在1999年底退還運河歸還。但在1990年、花大叔又以爸那媽一哥犯毒為藉口、派兵將之擄返花家判刑、然後換上花大叔心儀中人坐上巴家一哥之位。至今尚有3400名花軍賴在爸那媽地頭賴死唔肯走。由此可見、花大叔係唔會放生呢隻馬仔嘅。事實上、花大叔歸還給爸那媽的只係運河嘅經營權而唔係主權。

2017年6月23日 星期五

由衰仔講起



背向天堂面向西
只緣一切欠律規
莊家搭台黃家佔
失了主場腳又跛

俗語有話、寧生敗家仔、莫生蠢鈍兒吖嘛!之但係、生個點樣嘅仔出嚟、並唔係由自己話事嘅。例如城中富商老陳個寶貝仔陳傲癲本來是好端端的、誰知自從佢入咗匿攻大教館受訓之後、人就變得滿腦子黃色意念。陳傲癲好嘅唔學、竟然學人加人毒派、仲做埋盲族幫嘅吹雞人。染上一身毒癮嘅陳傲癲衰到連老竇都唔認、仲要在自己個額頭鑿上“滅祖欺宗”四個大字以示其志。唔淨止係咁、陳傲癲仲計劃在佢老竇生日前夕、即係六月卅日晚上、提前同佢老竇做壽。到時佢會號召盲族幫嘅幫眾齊齊披麻戴孝兼點埋白蠟燭、在老陳面前哭訴佢自己淪為孽種廿年喎!咁、你話嘞、此子係咪想激死老竇搵山拜?

2017年6月21日 星期三

惡人先告狀

香江失後百年歸
唯獨港人未放低
少年不知先祖恨
反宗亂講繼續嚟

罪惡城府衙還有幾日就要換新領導班子、在此之前反盟由毒派作先鋒、散播新城督將要在全城中各級教館進行大洗腦。奇怪嘅就係、我嘢嘅新城督卻煞有介事般的馬上企出來發表聲明、指自己並非朝廷傀儡。更奇怪就係、洗腦咁大件事、連亂制派嘅人都未曾得知曉、何故反派竟然可以先他人之知而知嘅呢?江湖上有兩種說法。第一、就係反派為着要催谷參加七一唱反調大遊街嘅人數而無中生有。第二、就係府衙內有無間道。注於傳聞靠譜與否、相信大家都心中有數。但問題係、反派動輒就指責朝廷要在罪惡城洗腦、由其是洗學生腦、究竟佢哋真正擔憂嘅又係乜嘢原因嚟呢?

2017年6月19日 星期一

捉放演義



生平最叻搏亂龍
學足關帝坐華容
一路向錢不異志
香江慘變鼻涕蠱

香江小學紀律委員會終於就小四丁班學生會代表常無同學涉嫌“隱瞞由生果欄老闆荔枝應捐給學生會嘅二萬五千元捐款”一事研訊完畢。在紀律委員會退席決前、首席紀委指出、不誠實行為並不是學生代表失當元素。即係話、不誠實並非違反校規動機。首席紀委強調、常無同學收受捐款後並無大快朵頤、也沒有胡天胡地嘅紀錄、亦無證據指向他行為不檢。呢嗱、假如呢位首席紀委唔做教師而轉行做狀師嘅話、肯定客似雲來賺到盤滿砵滿。雖然紀委會尚要待進一步研究控辯雙方口供之後才會作出判決、但校園內已經盛傳常無同學今次一定可以全身而退。更有流言顯示、紀委會有偏幫常無良之嫌。但究竟事實又係唔係咁嘅呢?

2017年6月17日 星期六

那裡有民主?



人民賦予我大權
三軍與我不相連
這個總統何用處
家常瑣事幹不完

在世人眼中高麗是一個民主國家。民眾享有選舉總統和被選總統嘅權力、國會亦有彈劾和罷免總統嘅權力、而且仲係行政、司法、立法三權分立嘅國家。之但係、在戰爭時期高麗軍事是由花大叔指揮和支配嘅、而高麗總統只係一個掛名嘅三軍統帥而矣!打個比喻講、假如肥仔恩打過來、高麗軍隊亦只能聽從花大叔的指揮、而高麗總統係無權話事嘅。在傳統上、高麗軍嘅效忠對象、似係花大叔多於高麗人民的。難怪花大叔硬是要把「殺得」部署在高麗、其總統不得不同意啦!咁你話嘞、高麗新總統民在怨為着唔想跟天朝過唔去、打算出錢買斷「殺得反導彈系」並由高麗人自己來控制嘅想法、係咪天方夜談?當下高麗人連指揮自己軍隊權力都冇、又憑啥從花軍手中奪取得「殺得」嘅操控權?

2017年6月16日 星期五

認罪不認錯



犯錯等如不犯錯
生嚿叉燒仲好過
矛槍劃破中秋夜
靚忽從此變爛籮

大判堂將會就“在黃亂期間有人不違入禁令”一案進行公審。不過兩名黃亂小頭目沈號龜和戇痴瘋揚言、將會認罪不認錯喎!沈號龜(無糧大狀涼加熱嘅信徒)死撐、不理會禁令並不等同當法律冇到、仲話誓要主動入冊係展示其無懼無悔嘅精神。若然沈戇兩人講嘅係真心話、倉友們可能會以英雄儀式迎接呢兩個新躉入冊、但之後一切就難料架喇!嗱、打個比喻講、當小白臉被人唱完後庭花之餘、還要被揶揄“唱君之後庭花、不等同擾君之後庭花”嘅時候、唔知到會唔會被氣個半死呢、吓?雖則話、沈戇兩人皆是花大叔契仔、在罪惡城搞花個底還可以到花奇從新做人、但其他人就冇咁好彩喇!否則在新年期間有份參加怒火開年嘅少女就無須要棄保潛逃到台島、要求台毒組織收留啦!係嘛?!

2017年6月14日 星期三

兩毒結盟



五毒聯群賣風騷
登時入夥有錢途
抬講兩毒同聲氣
紫城慘被過一刀

呢邊廂、候任城督冧井啱啱至喺公仔箱大大聲話講毒冇料到。嗰邊廂、播毒五人組、豬仔滴、籮半蔥、塵拂泉、兜應眶、戇痴瘋(下稱五毒)、飛到抬島出席抬島國(由㒼進黨和時代食量合力創立嘅一個島毒組織)嘅國會會議。其間通過成立「抬講亂綫」加強抬島和紫城兩地毒派聯繫。嗱、今次五毒分明係請冧井食兜巴灼麵、仲食到巨連大牙都甩埋𠻹!所以話啫、千祈咪輕估自己嘅敵人、否則一定係賴嘢多過食飯。之但係、究竟今次係真賴嘢、抑或係真搞嘢、我堅係唔知到。倒不如大家放長雙眼慢慢睇、有可能會睇出一些端倪。講起嚟、呢單嘢都算詭異、五毒敲鑼打鼓話畀人知佢哋出席咗抬島國國會會議、並設立咗一條抬講亂綫、但事後成班友又公開死撐、話“亂綫”唔係勾結。究竟呢個葫蘆裡面裝嘅係乜嘢藥、我就睇唔出、不過卻想象得到呢五條冷裡面其中三個人必定手尾長、分分鐘連垃圾會尊貴都冇得做。

2017年6月12日 星期一

廢援署叻番一趟


長島托子號桌堅
擅打荷包夾出千
無奈廢援不賣賬
呢鋪撒賴也枉然

呢嗱、罪惡城揸拂堂喜歡搬起石頭揼自己對腳就係人都知架嘞、由其是以廢率援助署為甚。該署唔止每年向假爛民提供廢援之外、還向那些專門替政黨做爛頭碎嘅專業蝠瞎人發放援助金、好讓佢哋將“司廢界”當作獅子咁舞。其實大家都有眼睇、呢類所謂專業蝠瞎人只不過係政黨嘅傀儡、基本上全都是被動的。因此佢哋打嘅官司、通常都係十打九輸的。事實上、呢班傀儡從來冇打算過會贏、其目的旨在玩殘金紫荊而矣!罪惡城不乏蝠瞎王和蝠瞎后、但其中名氣最大的就是長島蝠瞎王托桌堅。

2017年6月9日 星期五

恐嚇收風男餘波未了


雖是同行非敵國
抬吹托打各顧各
今日滿城心火盛
冇人把鑊孭上膊

日前凍舟社收風男被平哥社大龍頭皮佬𡅏在危苑「八狗六死」追憶會當眾燒數簿、事後除咗凍舫社出面撐凍舟社收風男之外、其他行家皆三緘其口、由其是收風人協會更加係一改急先鋒作風、居然連屁都冇放一個。凍舫社見到咁嘅情況、便在旗下喉舌發炮猛轟收風人協會就手旁觀兼冇義氣。不過、依在下看來、凍舫社可能對收風人協會有點誤會。嗱、唔信邪嘅就回頭望望過去、每當平哥社、日月社、甚至誠誠社等社團嘅收風同業稍為受到驚嚇時、收風人協會嘅發言人就馬上飛撲出嚟加以譴責、而且仲分分鐘去報官𠻹架!誰敢說收風人協會唔幫行家兼冇義氣?喂、聽講今次都有人去報官喎!會唔會係收風人協會幫咗手冇人知架咋?

2017年6月7日 星期三

皮佬𡅏老貓燒髮



身為一代掌門人
翻起白眼倍沙塵
開口𪘁脷唔緊要
弊在當眾發牙痕

「點咗你相、我實教你、燒你數簿」。嗱、以上嘅話唔係我講嘅、而係大名頂頂嘅平哥社坐館爺皮佬𡅏講嘅。話說、當皮佬𡅏在危苑出席一年一度嘅“八狗六死” 追憶晚會時、忽然走到凍舟社一名年輕代表面前、篤住其鼻、開口就講點咗人家個相、繼而又話實會教人、仲話燒埋人家本數簿𠻹喂、咁搞法、會唔會惡咗啲架?之但係、那位凍舟社代表嘅反應只係對着皮佬𡅏笑。可能佢認為皮佬𡅏已經跌咗落個“嚇騷擾”他人嘅法律陷阱罪都未定啦!唔知皮佬𡅏係“偽”高人膽大、抑或係想親身到公家祠堂一嘗水飯滋味、竟然當眾玩疑似“嚇騷擾”遊戲、使得謀些正義感爆瀉嘅塘邊鶴跑到巡捕房報案、指控有人涉嫌恐嚇他人。勢難想像、以皮佬𡅏這號一代梟鶴、居然也會墮入口舌陣裡面嘅。難怪戇痴瘋連腦囟都未生埋、就被花大叔捧為世界第十名猛人、而皮佬𡅏連跟尾聞屁嘅資格都冇啦!

2017年6月5日 星期一

出口術



扣人帽子笑哈哈
帽子人扣打甩
紫城遍地唯威喂
硬係無𤶸𤶸

呢嗱、出口術又呢家嘢又叫做語言偽術。反盟經當指責城督阿狼係語言偽術家。現在問題係、究竟反盟又有冇出口術嘅紀錄呢?日前反派尊貴烈女妝指出、朝廷對「歸本法」嘅理解跟紫荊人相距甚遠。嗱、首先要講明嘅就係、反盟一向都是把「一數兩計、講人自講、高度自視」講成係「講人自講、高度自視」而把最重要嘅一環「一數兩計」掉咗去鹹水海吖嘛!但係、實際上係先有「一數」才有「兩計」、然後才輪到「自講」和「自視」。換言之、沒有「一數」嘅話、咁就乜都冇得「計」咯。由此可見、朝廷對「歸本法」嘅理解、跟紫荊人並無兩樣、而只係城中反派政客跟朝廷嘅解讀有異意而矣!因此反盟指朝廷對「歸本法」嘅理解跟紫荊人不同本身就已經是本未倒置、其真正目的旨在混淆大眾視聽至係。

2017年6月3日 星期六

第一的背後



世貿排名再第一
荷包立到氣都咳
老闆腰肥褲又窄
員工瘦剩皮包骨

紫荊城連續兩年獲得“全球最佳投資城市”冠軍榮譽。嗱、就算話在下又潑冷水都要講架嘞。究竟這個世界第一嘅背後是代表些甚麼呢?不問而知、當然是能夠吸引大量外資投人、以致大商號生意越造越興隆吖嘛!喂喂、咪高興住、須知到當下城中嘅生活成本和租金都是貴絕全球、咁本城又憑乜嘢去吸引大量外資投人呢?簡單講句、咪就係工資低廉囉!嗱、唔係我亂噏、有數據畀過你睇嘅。自從沙氏襲城至今14年裡面、平均工次升咗14%、而樓價就上升咗150%。昭咁睇、係人都知到究竟係誰在享富貴、誰在嘆閉翳啦!係嘛?

2017年6月1日 星期四

胡鬧的官司



常無搞搞震
判頭瞌眼瞓
懶籠非和是
亂棍打一身

呢嗱、講出嚟真係唔知好嬲定好笑。常無坐花廳居然坐出靈感來。佢入稟公堂控告花廳部別歧視。原因係花廳部淨係迫男囚犯剪短頭髮喎!當初常無人稟時、都唔知有幾多人譏笑佢戇居夾無知、甚至連反派架忌冷都揶揄佢不自量力。殊不知盲丙遇上瞎老爺、常無居然獲勝。就係咁、全世界都跌晒眼鏡、搞到通街都係玻璃碎、使得班清道夫淨係掃玻璃都掃到手軟。嗱、呢單嘢唔係就咁埋口、花廳部主管正在搞緊上訴手續。大家不娘拭目以待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