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31日 星期五

欲罷不能



劈炮艱難我自知
生平喜愛做孤兒
忘宗背祖皆得意
望憑番貴戇痴痴

有人呼籲反盟拋棄敵對思維、齊齊為紫荊城繁榮與安定而努力。呢嗱、唔係我潑冷水、放棄適對思維絕對冇可能。從政治角度睇、除非阿爺能夠拔除花大叔散布在本城嘅勢力、又或者係花家窮到再無餘錢去供養反紅團伙、否則講乜嘢都係多餘嘅。依我睇、花大叔必定會加把勁打壓天朝、以阻擋龍傳人復興之勢。城中反派想回頭是岸、亦由不得自主。因為花家有專人負責去挖別人嘅蘇州屎、並將所有唔見得光嘅事一一紀錄在其大賬簿之內、在必要時就會爆其大鑊。例如屢勸不聽嘅寶島前一哥掠水扁、難於駕馭嘅高麗一姐撲水惠、以及去年獲得灰熊京通水而幸免於難嘅突厥一哥嗌汝多安、無一不是討花大叔厭而被整嘅人物。聽聞話、下一個被整嘅人、將會係沙鵝嘅灰熊京。連一國之首都逃不過花大叔嘅整蠱、何況係城中那群日日吃花旗蔘燉雞嘅政棍?因此佢哋絕不敢違背花大叔的。

2017年3月29日 星期三

搞手落鑊



世界冇公平
諸君莫詐型
坊間群鬼叫
信者更慘情

呢嗱、日前巡捕房正式向多名占亂搞手發出拘捕和起訴通知、並要求他們主動到巡捕房投案。消息一出街之後、本來自稱敢做敢承擔嘅反盟、有人飛身撲出來指責揸拂當局檢控佔亂頭目係政治打壓。但更多人認為、當局讓他們操控完三選(驅異堂選舉、垃圾堂選舉、小圈子選舉)之後才開始檢控、分明係大大關照就真。不過值得留意嘅就係、坊間陰謀論質疑、究竟大老爺今次會不會如上次放生佔亂三條𡃁一樣咁高舉老祖宗嘅「惡生無罪、鬧反有理」免死金牌、再來一次大放生呢?巡捕房又會不會在程序上出錯、或在舉證方面有偏差、以致利益盡歸被告呢?雖然這些都是吹水唔抹嘴之言、但呢個世界確係無奇不有、就讓我哋拭目以待吧!

2017年3月27日 星期一

阿𠾍甘正傳



你說我𠾍不是𠾍
天跌落嚟好過借
別人笑我懵而鈍
我笑別人戇啤啤

數年前湯漢斯主演嘅「阿甘正傳」人人睇過都話正。之但係、我哋罪惡城由嘅阿𠾍擔綱主演嘅「阿𠾍正傳」亦不遑多讓。阿甘由頭到尾都只憑直覺做事、由最初一個人戇居居獨自跑、至到有一群人無端端跟住佢後面一齊跑、在最後佢忽然覺得應該回家就停止跑步、搞到後面那群盲目追隨者夢吓夢吓、唔明當初點解會跟隨着阿甘跑的。今日阿𠾍明知紅家會唔要佢仍然死𦧲𦧲、由落區搞宣傳、上台打牙較戰、至到最後還喊街坊陪佢跑埋最後一程。之但係、到咗最後嘅點票關頭、阿𠾍忽然覺得應該坐下來就不上台監察點票、搞到在外面一直支持佢嗰班街坊懵吓懵吓、唔明白點解會盲撐呢位被冠以𠾍足十年嘅廢財神。幸好佢係輸家、否則罪惡城就真係有難咯!

2017年3月24日 星期五

𦧲到最後一刻鐘



看似頭耷耷
隨口亂咁噏
工來𠾍住做
注定聽執笠

近日江湖上盛傳、力牆號大老闆魯超仁受到某方壓力、而被迫支持所謂總舵信任嘅候選人打得井。然而、在另外兩個場合裡面、候選人烏大判和𠾍掌櫃亦分別聲稱自己就是獲得總舵信任嘅人。坦白講、以魯超仁這號在江湖上響噹噹嘅人物都會被迫去做有違自己意願嘅事、在下絕不相信。在下傾向相信、誰能多更加滿足選委要求、誰就會被捧上位。其實這屆小圈擂台爭霸戰之所以會特別強調「總舵信任」這個環節、原因係反盟在去年垃圾會散班前就曝露出與某人聯手奪權嘅野心、而令到總舵有所警惕所至。究竟誰才是總舵不信任的人、在兩日後自有分曉。但由三當家雙失江(紅老三)南下打開口牌嘅一刻開始、真命天子已經曝光、其他人縱然死𦧲亦屬徒勞。

2017年3月22日 星期三

反盟又衰一鑊



三百豭呀三百豭
眾家陪你笑哈哈
哈哈笑完無所以
猶如水月鏡中花

呢個世界上、但凡曉得拿起雙筷子夾餸耙飯嘅人、都唔係懵到人家話米田共係香嘅就去食、但有種人編編自以為是般的、把所有人當係懵嘅咁玩弄於指掌之間、可惜到頭來還是事與願違。江湖上人稱反盟毒藥嘅大妖蜓從花家御用嘅鞍可製作公司拿得一份專為香主候選人抓錢華度身訂造嘅三百豭(下稱豬公三百)嘅計畫、並以一百萬人簽名撐抓錢華為基礎、企圖利用龐大民意去迫使總舵主委任他為下一屆紫荊分舵香主。不過可惜吖、在截止時任佢哋噏都係緊得六萬五左右、距離百萬相差九十幾條街咁遠。難怪幕後大金主喪普立即派遣上次有份策動戰中嘅(駐本城花家會館前揸拂人)夏蝙蝠重臨本城督戰啦!

2017年3月20日 星期一

三問三不知



無據又無依
你問我點知
今日神仙跳
住後眾皆輸

日前有報料社報導、有自稱係「正冒官」嘅人向報料社爆料、話阿月任職發錢部部長時並無提出土地供應清單、所以在屋價高企有不可推卸之責。另外又指香主阿狼專門睺住當時嘅大帳房掌櫃薯嘜不在時才開會、搞到佢幾成盲頭烏蠅。當薯嘜被索料員問知否有土地供應文件時、他答不知到。當被問及是否知到香主刻意在他放假或出外公幹時才召開土地會議時、他答不知到。當被問及是否有人刻意扣起清單時、他答不知到。呢嗱、咪話薯嘜“薯頭薯腦”呀、其實佢都不知幾精。以在下所知、分舵召開任何會議都有會議紀錄存檔、而且每次開會前必定會提早以專人傳遞或透過電腦將便箋(memo)寄給所有必須要知到嘅人。所謂土地供應清單是機密文件、有須要或有權閱讀人士都可以透過檔案部或利用密碼透過電腦查閱。依我睇、薯嘜係應該知到呢單黑材料係流嘢、但又唔想踢爆益對手、所以才會三問三不知。但如果我係佢就會毫不猶疑的去踢爆、咁做一定得到更高的大眾印象分。由此可見、某人嘅政治智慧已被其狹隘胸襟所蓋矣!

2017年3月17日 星期五

二戰必來



呃神騙鬼三百豭
連推帶撞碰瀉茶
呢鋪睇落唔多妥
底褲輸埋累阿媽

日前在大牌檔碰見X君得知、平哥歌舞團(下稱平歌)經理人皮佬𡅏剛剛從花家帶來好消息。據X君講、早前聞得花家新大佬喪普不滿平歌上次在戰中(一戰)街頭劇唱到走晒音、所以拒絕再做其特約人。正當人人擔憂失去呢條大水喉之際、皮佬𡅏就攜同一份計劃書過海去見喪普嘅代表、並成功獲得對方答應、暫時按緩取消贊助嘅決定。但X君並無透露究竟皮佬𡅏帶去花家的是甚麼樣的計劃書。若按照目前情況看來、大有可能是跟妖蜓編導嘅第二次戰中(二戰)街頭歌舞劇有關。

2017年3月15日 星期三

天師亦冇符


你知我又知
靠天師
不怕毒穿腸
最忌冇得醫

不久之前繩大教館門生會為㒼族幫召開講獨宣傳大會。㒼族幫代表兜酷龜入場後便宣布為撞毒默哀、繼而聲稱紫荊分舵必須脫離紅家會、並主張要引蕃兵入關、以防紅家會發難。嗱、本來獨派要跟紅家會死過係唔關紫荊人嘅事。之但係、講到話分舵獨立兼引蕃兵入城、就關所有紫荊人嘅事。在下唔知到班獨仔獨女憑乜嘢去搞講獨、但很清楚佢哋冇權改變紫荊人嘅命運。坦白講、獨派要砍頭埋牆、抑或要引火自焚也好、總之焫到紫荊人身上就唔啱。君不見一眾戰中搞手至今依然逍遙法外、而且變本加厲的在“驅異會擂台爭奪戰、垃圾會擂台爭奪戰、以及今次嘅香主擂台爭霸戰”三項選舉之中指手劃腳。如果我係獨仔獨女都會冇有怕、趁勢大鬧一番、以之贈㷫啦!咁樣搞法、難怪連班街坊都認為分舵內好猛鬼啦!

2017年3月13日 星期一

由爛民之亂講起


爛民作案勢難收
你發達時我擔憂
這個年頭真渾賬
公然造假更倒流

日前聽聞三叔公講:“目下罪惡城政治混亂、民生打倒蹆、好彩奀仔都算撈得幾掂、否則就真係日子難過矣!”唉、梗係啦!三叔公今日之所以能夠食燒鵝肶、嘆拔蘭地、得閒曬吓命、街坊共捉棋、生活寫意成咁、都係全靠佢個寶貝狀師兒子做南亞假難民(下稱爛民)生意做到風生水起所致。嗱、呢啲咪就係揸拂當局嘅爛民政策發了小數人、害苦了大眾嘅寫照囉!如果當局願意立例禁止爛民闖入本城嘅話、三叔公個仔打工那家狀師館就唔會發到好似執豆咁執、而三叔公亦唔會講風涼話講得咁風騷啦!係嘛?!

2017年3月10日 星期五

未打先輸?


看似有機不是機
未曾出賽已包屘
諸君咪話唔講理
今次分明食硬嚟

江湖上盛傳、即使阿薯打贏香主擂台爭霸戰、總舵也不會任用他的。近日阿薯公開質疑、睇唔到點解總舵會拒絕任用一個在分舵當上十年大頭目嘅人。然而、人地堂頭目飯婦人卻跳出來話、委任香主是比委任大頭目既標準更加嚴格、即使在分舵當上長時間大頭目、亦不等同可以當香主的。如是者過咗日、飯婦人又再跳出來講、阿月能夠團結紫荊人而阿薯就不能。有人質疑、阿薯𠸎班街坊都不知幾老友、點解話佢唔得?我想街坊大概誤會飯婦人講話嘅意思、在她口中嘅紫荊人並不包括普羅大眾、而係指小圈子而言的。就係因為阿狼只懂得團結大圈而不團結小圈、才會鬧出咁多麻煩事故幹。明未?依我睇、今次阿薯嘅香主春秋大夢大概發唔成咯!

2017年3月8日 星期三

鬼打鬼



菩薩打公仔
越打越好睇
無事起風魂
有難暗啞抵

呢嗱、近日紫荊分舵香主狼鷹入稟刑堂控告鬼槍良誹謗、而鬼槍良卻反指狼鷹控告他、等同打壓垃圾堂嘅言論自由。點不知、另一位堂友射米進就企出來踢爆件事。佢解釋、由於A是在堂外發表言論引至B指控、所以不會對垃圾堂言論自由構成打壓。雖則係咁、但係那個未來香主候選人(過氣大法師)烏托卿就話、香主權高勢大、動輒就去控告啲小頭目、擺明係以大欺小喎!

2017年3月6日 星期一

假人氣 真欽點



咱家擂台廢事多
虛拳偽腳所為何
街坊嘆謂唔知埞
朝晚不停鬧囉唆

在小圈子擂台爭霸戰提名期間、總舵擺出前所未有嘅強硬姿態去催谷參賽者冧井、並在坊間引起陣陣「紅家會籠裡雞作反」嘅疑雲。當提名完畢之後、反派宣布全力支持獲得最多街坊擁護嘅抓錢華。在下唔知到當抓錢華聞得此消息之後會唔會開心到震、但相信烏大官聞此噩耗之後肯定唔慌會好受。記得在上屆垃圾會散班前最後一次會議之中、反派嘅涼茶杰和近身桃等人互掹貓尾、暗示會幫助抓錢華取得紫荊分舵香主之位。從那一刻開始、反派喉舌便開始將歷史上最廢財神重新打造成為最佳香主人選、並利用架忌冷搞嘅民調造起其人氣。在戰中主腦大妖蜓策動之下、推出一套甚麼「三百豭」造王計劃來硬砍亂制派。總舵方面亦罕有地硬來硬往、使一招大石迮死蟹、在眾目睽睽之下打開口牌、指明勝出者非冧井不要。

2017年3月3日 星期五

誰在吹雞?



誰人在吹雞
嚇得眾跪低
大食再回頭
注定要歸西

雖則話「人在做、天在看」、但在下倒覺得「人在做、人在看」比較實際。就以今次選阿頭提名來說、大家都見到口是一場木偶戲、因為兩個大山頭背後都有隻無形之手在操控提名的。坊間流傳、其中一隻無形之手越來越過份、竟然要選委拍攝選票證明自己沒有陽奉陰違。試問這到底是老千局還是選舉?當然、這是小圈子特權份子嘅玩意、人家喜歡點玩就點玩、外人不得依牙鬆槓。但他們選擇出來的人卻是來做我們的阿頭、蟻民又怎能不關心選情?如果今次選舉是公開讓每個人都可以憑自己意願投票的話、相信無形之手就不能如此放肆矣!因為當三百多萬選民發現有蠱惑的話、是可以集體杯葛這場選舉。這是一種有效制衡方式、可惜我們的權利被政棍奪走了!

2017年3月1日 星期三

選戰演義 之 笨策



你說佢笨不是笨
阿叔向來最穩陣
唯獨校方無上策
贏得比賽輸甩運

紫荊學校小四丁班選舉班長提名已經截止、薯仔華、烏大官、林亞井三人獲得足夠提名要順利入閘、唯獨是只有葉小柳在截止前一天尚未取得足夠提名。唔知到林亞井係太過心急、抑或係想贈㷫。居然公開放話、假如葉小柳真係入閘不成、就會馬上向她界紹自己嘅心得、希望獲得她支持喎!嗱、其實無須林亞井打開口牌、葉小柳落敗之後絕不敢不支持她的。因為葉小柳知到、因一時之氣得罪校長、係唔止輸比賽、還會輸掉未來。林亞井被烏大官公開唱佢唔掂、就嬲到反唇相向、喝人家收嗲。現在她見葉小柳形勢不妙、就講埋啲咁哽耳嘅話去刺激人家嘅腦神經。咁樣做、分明畀個氹人踩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