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7日 星期一

這個擂台太蠱惑



冒牌天師畫靈符
搞到眾生食詐餬
無奈人間多妖孽
齊天大聖嘆嗚呼

呢嗱、無論賭波或賭馬、押注前都要揀啱自己心水先吖嘛!之但係、賭擂台原來係冇呢支歌唱嘅。主辦單位為咗怕精通米家拳嘅薯佬打贏、就夾硬擺個同樣係精通米家拳嘅奶媽上台、仲話明非佢贏者總舵不要。咁你話、係咪鬼打後尾枕?其實今次四名參賽者都係由同前講櫻堂過檔而來的米家拳同門。由此可見、紫荊分舵取待講櫻堂立廿載、依然連一個龍家拳高手都培養不來。咁即係話、分舵每任香主、個個都係呃飯食嘅、係嘛?總舵方面、一味驚死反盟奪權。但以當前形勢看來、所有參賽者都係由前講櫻堂培植出嚟嘅人、當中有冇無間道、只有天曉得。難怪有街坊話、呢場比賽簡直係混吉架啦!

2017年2月24日 星期五

報應不爽



此君有若鬼見愁
輕貧重富眾皆憂
終於惹下離天禍
未到監倉已白頭

當年、紅家會紫荊分舵首任香主統戰華被反盟迫下台之後、大總管啱曾便吹着口哨接任為新香主。啱曾在位七年、搞到紫荊分舵成個地頭怨氣沖天。他一上場便先玩死居樓、繼而玩殘公樓、除咗發盡乜乜霸權和各大小炒家之外、仲發咗將物業改裝為劏房嘅一群業主、而唯一受苦的就是基層大眾。啱曾假借發展醫療產業為名、大開中門歡迎大圈產婦入城妢免、唔止帶挈咗私家醫館賺大錢、還使得一眾公家醫護人員被人高薪撬走、令到公家醫館大鬧人手荒、而引發後來嘅連串醫療事故。由於大量雙非孕婦湧入與本地產婦爭床位和爭產房、已經令紫荊人扯火。再加上雙非仔與本地學童爭學位和爭褔利、令到本城與大圈兩地人民互相交惡。啱曾縱容大圈水客以螞蟻搬家式、在本城到處瘋狂收購奶粉和其它日常必須品、搞到貨源短缺而令物價飆升、以致本地人奶粉難求之餘、還要挨貴嘢。以上種種、只能說啱曾劫貧濟富、雖然犯眾憎、但卻奈佢唔何。

2017年2月22日 星期三

人言可畏?



你講我又講
全非貪口爽
心中無忌憚
那怕見卿狂

人所共見、高高在上嘅紫荊分舵香主經常被人鬧到成隻死狗咁款、甚至被黃旗兵砌生豬肉、屈完佢係黑底、又再屈佢係紅底、仲有將今日分舵嘅亂勢入晒佢數、都係咁之嘛!戒律堂亦從來未有為香主被責罵或被抹黑而企出來講過片言隻字。之但係、當藍旗兵不滿刑堂判罰、毆打黃營頭目淋尿男嘅警衛七景哥面壁兩年而感憤怒、並破口大罵幾句九判之後、戒律堂堂主況水就跑出來警告藍旗兵不得放肆、否則視之為藐視刑堂兼紮棍喎!講鬼咩、一日都係嗰個七景哥連自己大佬係姓“乜”都搞唔清楚就對淋尿男開拖、唔撞板至奇啦!喂喂、況水大堂主、現在藍營班散仔只係用把口發吓嘮囌啫、使唔使搞到紮棍咁大鑊呀?仲有呀、究竟係香主大、抑或係判刑官大?點解香主可以被人鬧到九彩、而判刑官就唔鬧得?咁搞法、你哋兩堂嘅師兄弟玩埋佢都得啦!

2017年2月20日 星期一

亂之根源只在人心


計較乃斤斤
有果定有因
何必相抵賴
說話要均真

那名曾經判坐花廳5嘅淋尿男、居然不思己過、反而要在監管捕快機制方面指手劃腳、喊改這個、加強那個、認真不知所謂。表面看來、紫荊城是一個法律文明之都、但自從某些政棍大肆渲染「不守法律並不等同不尊重法律」之後已經大打折扣。再加上戰中禍首依然逍遙法外、而被提堂嘅90名戰中疑犯只有6人被定罪、當中最重判坐花廳9個月、最輕只判感化或無罪。令人費解就係、一名違反禁令嘅吳姓(黑底)男子先用身體撞捕快、繼而跳起兜槌舂頸、然後而撲向另一捕快將之壓倒在地上打至失去知覺、而黑底男只被判坐花廳十個月。然而、毆打淋尿男嘅捕快柒景則被判坐花廳廿四個月。這幅畫莫說街坊看不懂、即使是反盟和亂制兩方面亦有政黨表示判得太重。試問咁又點怪得街坊按捺不住而破口罵官呢?如果有關部門要對那些街坊實行以言入罪嘅話、豈非兩制完蛋

2017年2月17日 星期五

柒景案已有結果



細牛潑尿笑哈哈
柒景開拖往獄爬
問句判爺可公道
說來有若玩泥沙

柒景毆打細牛案終於有結果了!地方公堂大老爺指出、柒景將人紮起嚟打嘅暴力行為完全不能接受、但孤念是細牛向他射尿在先、所以運用酌情權在控罪最低罰則(監禁兩年半)削減半年、而判他入獄兩年。呢嗱、判決一出街、公堂門外黃藍兩大陣營嘅粉絲當然係有人歡喜有人愁、有人喊判得好、有人大聲罵七八九官。喂喂、各位街坊、你哋千祈咪再罵大老爺係七八九官喇!大老爺已經講到明、嗰條控罪最低刑罰係“監禁兩年半”而佢已經酌情 cut 咗六個月架喇!事實上、運用那一條控罪去起訴疑犯係由法政廳提出的、公堂上嘅大老爺亦只能夠依法判案架咋!明未?

2017年2月15日 星期三

法律公正不可動搖



人多梗有渣
條例多窿罅
寬緊判由人
何必發爛詐

擾攘兩年嘅七捕快打沙包(沙句超 - 細牛)一案已經有結果。九品大老爺判七名捕快毆打沙包罪名成立、並即時還押待判。撐捕快人士得知此消息後、便跑到公堂外舉牌抗議。除此之外、亦有個別名人在臉書狂插九官「九品芝麻官」放生黃絲、嚴打捕快。嗱、我唔係幫九品大老爺講好話、今次佢判案絕對是公正的。若然在證據確鑿之下都夾硬判罪名不成立、咁就真係公然枉法架喇!雖然話、那幾名捕快是見到自己班伙計被人用疑似尿液在高處兜頭兜腦潑落去、以致情緒上受到相當大剌激、才會做出如此不智之事。但這種濫用私刑嘅做法、是為法律所不容的。

2017年2月13日 星期一

廿三的疑惑



此規不是通常規
嚇壞潛藏二五雞
要是諸君唔屬性
一碰此題命歸西

眾所周知、當年紅家會紫荊分舵開張嘅時候、當時嘅總舵主鋼閘民命令紫荊香主統戰華確立第廿三條家規。殊不知在臨門一腳之際、忽然間有個堂口倒戈以致功虧一簣。當另一位總舵主胡金刀登位之後、統戰華忽然腳痛退出江湖。當第二任香主浮雲曾上台後更索性將廿三規束之高閣、直至卸任都不再提出來。但奇怪嘅就係、被指穿紅褲子嘅現任香主涼粉英上台後同樣不觸碰這條家規。現任香主又被當今總舵主平近男下令不得翻閹。因此下屆新香主是否確立廿三規便成為熱論。但各名候選人對這個敏感問題、都顧左右而言它。然而、確立廿三規是分舵不可推卸嘅責任、何故人皆以諮避忌?相信到咗今時今日這個地步、大家都心中有數、確立廿三規是逃不掉、跑不了的。

2017年2月10日 星期五

常無並非無厘頭



兩害取其輕
難分戇與精
常無今掛帥
廖化也驚青

泛㒼一面罵小圈子不能代表市民、而另一面又拼會爭個小圈子選委來做。但當上選委之後不肯提名自己友參選、反而要將票投給敵陣其中一個候選人。據說、這叫作兩害取其輕喎!之但係、常無話咁係講唔通嘅、所以一向視小圈子選舉為一坺屎嘅佢、寧願將自己也變成一坺屎、都要宣布參選。圈內人認為常無咁做、分明在發緊冷嘅抓錢華個砵頭揦飯食、增加其入閘嘅難度。但係怪就怪在、泛㒼對常無嘅行為雖然不以為然、但反應並不強烈、反而敵陣方面卻媽聲四起、連聲指責常無搞亂檔。咁你話嘞、究竟常無今次踩着誰的尾巴呢、吓?!

2017年2月8日 星期三

常無參選?



話你唔聽佢又選
常無混吉眾嘴貶
雙失遠路來打氣
眾生猶似被催眠

呢嗱、泛㒼又籠裡雞作反喇!丐幫幫主常無毫不理會眾議堂堂主雙失江在冧鎮發放嘅(冧井是總舵唯一寵兒)言論、堅決要報名競逐下一屆香主寶座。另一邊廂嘅大撞幫頭目搏命哼話、雙失江言論令其反感、並強調姑勿論常無是否參選、無論冧井是否真命天子、都不會影響其投票意向。換言之、大撞幫只會落實其幫主涼茶杰在去年垃圾會散班前許下支持抓錢華嘅諾言、絕不會投票給無常呢位架忌冷。按照十數名眷制巨頭走出來為冧井站台、就可以看得出紅家會內部已經就由誰來當紫荊香主統一了口徑。事到如今、泛㒼應該知到就算將那三百二十多票全數扤畀抓錢華、亦屬枉然。

2017年2月6日 星期一

選戰的疑惑



你知我知大家知
無權取捨詏無依
虛擬問責包呃秤
倫常反目更多餘

眾所周知、紅家會內部是存在着「現任總舵主平近男嘅平系、以及親過氣總舵主鋼閘民嘅鋼系」兩股勢力。因此同是親宗人士、會有不同立場嘅現象。已報名參選紫荊分舵香主既(胡判頭、葉柳、薯仔華、揼雞鄭)四個人裡面、有兩人都暗示自己獲得紅門垂青。之不過、無論橫睇、掂睇、都分辨唔出究竟係那一方勢力祝福佢哋。難怪選委們人人唔表態、個個拒出聲啦!須知到、萬一睇漏眼埋錯堆嘅話、就真係杰撻撻吖嘛!呢嗱、話口未完、那群早前大力吹捧薯仔華嘅眷制友、得知揼雞鄭參選之後竟然紛紛縮沙或轉軚。照咁睇嚟、揼雞鄭嘅後台似乎系被睇高一線。問題係、夠究揼雞鄭嘅後台係姓平嘅、抑或係姓鋼嘅呢?坦白講、我就睇唔出咯。唔知你又睇唔睇得出呢?

2017年2月3日 星期五

紅門龍虎鬥



敗兵丁匿跡兩年
逃不掉殺令糾纏
書呆子陰晴誤算
塘底石裂井乾田

日前問卷聯誼會一姐大胃鯨話、希望下任紫荊分舵香主能夠消除毒禍。坦白講、如果真係話咁易、那群毒青又點可能鬧爆全城?聽講話、毒亂呢家嘢並唔係表面睇嘅咁簡單。自從神秘炒家挑戰華忽然失聯之後、陰謀論便在坊間不脛而走。消息指、前任紅家會總舵主胡金刀退位時之所以打破傳統、登時將兵權移交給新任總舵主平近男、原來係有段古嘅。據說胡金刀在位之初只屬無兵司令、其中一名頭領周百雞乘虛而入、指使親兵將總舵包圍企圖篡位、幸得三十八分舵人馬及時趕到才得以解圍。估唔到在數年之後、另一名頭領博懵來竟然買板唔知埞、妄想效仿周百雞以武篡位、結果嚇得其麾下親兵阿頭黃衲𧥺臨陣發蹄騰、帶同一批文件走咗入花奇會館要求庇護。但更令人意外就是、花奇會館話事人居然連人帶文件一併移交給平近男總舵主處理、以致博懵來功敗垂成。

2017年2月1日 星期三

由解簽講起


團伙確混吉
神仙亦照屈
好事幹不來
專門做阿七

在大年初二當日、車神廟門外擺檔嘅一名心術不正嘅簽棍連神仙都敢屈、居然將車神賜給紫荊人嘅上簽當作下簽解讀、仲話今年十月本城必有暴亂。依在下睇、呢壇簽棍除咗搏出名之外、仲係唔知到花家大佬特喪普已經禁止財政部透過民主組織、向海外顏色革命團伙提供資金。特喪普點名批評顛覆紅家會嘅團伙只懂呃錢、決不可以浪費一分一毫在那班人身上去。咁即係話、在紫荊城內嘅反紅政棍已經被特喪普斷水斷糧了!你估佢哋會唔會戇居到去做無着數嘅事?你以為佢哋真係為民主而抗爭的嗎?唔好玩啦、根本上唔係咁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