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30日 星期一

誰是班長?



郎英競逐無優勢
換來烈女怕失蹄
要是寵兒不上力
豁然換馬發雌威

呢嗱、由於紫荊小學四年級丁班的班長郎英宣布不尋求連任、那位本來已經聲稱將會轉校嘅林亞井同學忽然報名競逐下屆班長之位、並弄得整個選舉形勢起了微妙變化。本來深得大部份富家同學擁戴的曾守財、卻因此而忽然被打進冷宮。雖然林亞井最近誤將垃圾桶當作捐款箱而將捐款丟進去、甚至連搭火車都要人教才懂得如何運用車票出閘、但仍然無助改善曾守財的劣勢。注於另外兩位參選同學葉小柳和胡大官的形勢、更加是像陪跑多於參與競逐。現在的問題是、何解林亞井話過唔玩又忽然報名參選、而當中又有啥玄妙之處呢?

2017年1月27日 星期五

2017年1月25日 星期三

住屋問題解決得了嗎?


你想不是佢所想
靠害無須燒炮仗
諸君勿責無義氣
賣條彩票博頭獎

現在一班窮街坊望上公屋望到頸都長、但有一群人聯手摧毀阿頭定下來嘅加速公屋和居屋(兩屋)興建計劃。城中違例劏房林立、而居於此等劏房嘅蟻民有數以十萬計之多、但政棍和專業抗議集團依然鍥而不舍的反對阿頭徵收土地、又不准佢打郊野公園嘅主意、總之這個不得、那個亦不得就是。看來陰謀論流傳、有人立心要在社會上製造民怨並非吹水。事實擺在眼前、有人大量囤積土地、而公家則寸地難求。此情此景、分明係公家與既得利益集團嘅一場鬥爭、而敗方顯然就是公家。那群阻礙公家覓地起樓嘅人是站在那一邊的、大概唔使問阿貴啦!係嘛?!

2017年1月23日 星期一

他們的價值觀連屁不如



無恥定夠薑
確係惹神傷
神憎鬼又厭
早晚聽遭殃

眾所周知、有些無恥之徒經常以「誓願當食生菜」去掩飾其違反諾言嘅醜行、但對於正當人家而言、宣誓(無論是以個人、宗教、或其它名譽起誓)絕對是一件莊嚴之事、這也是全世界共同奉行嘅價值觀。之但係、玩誓四人組(常無、調重鹽、羅盤沖、螻小蟻)在入會儀式之中公然挑戰世人嘅價值觀、他們不止不尊重自己、不尊重抬舉佢哋嘅人、更不尊重自己加人嘅組織。當他們知到自己罪無可恕而屎臨屎賴之際、卻得到泛㒼(包括政棍、狀棍、學棍、小圈子選棍等)拔刀相助、集眾之力去迫使施威撤銷對四人組嘅資格覆核。試問這類是非不分嘅政棍、點可能會對社會有承擔?更可悲嘅就係松柴井在入會當日將國旗倒轉來插、此舉不是侮辱紅家會、而係侮辱所有龍的傳人。因為松柴井倒插的那枚是國旗、而非代表紅家會嘅黨旗。難怪街口上海鋪少東肥仔六都話、支持那些淫渣、等同與民為敵啦!

2017年1月18日 星期三

沉底鱷



撐財神假作惺惺
掏古井忽然旺丁
一張刀變兩頭利
出假手邊撳邊扲

世事往往都係真易假時假易真、太過相信表面就很容易被人𧥺咗都唔知嘅。江湖上陰謀論流傳、有群人設咗個天仙局出來準備食大茶飯。他們在表面上擺一尊財奴像上台當神咁拜、但暗地裡另外開鑿一口古井、企圖擺設一個水生金嘅風水陣。此陣一旦成功、唔止係陰陽二宅有價、劏棺兩房持續興旺、甚至連釘屋僭建都可以變成有即是冇。此乃大團結之象、難怪咁多人爭住去掏古井啦!最唔好彩嘅係、阿柳在被人撬牆腳之餘、仲要被人奚落一番。還有嘅就係、惜日居廟堂之高、而今日處江湖之遠嘅壺官雖然胸懷大志、亦只能被視為戲台上嘅白鼻哥、但後面嘅推動力絕不可小覤。但呢啲全都係假像、因為台戲尚未正式開鑼吖嘛!

2017年1月16日 星期一

攞警贈㷫



焫你不㷫佢便㷫
呢回又要玩鋪勁
紅旗高掛演蕃操
睇落有人唔生性

俗語請得好、所謂一件污、兩件穢吖嘛!繼大總管在處理「西狗顧公展館」項目嘅手法惹爭議之後、咱家巡捕房又跑去前事頭婆屋企、搲咗幾個米旗軍教官返來捕快訓練堂教授米旗儀仗隊步操。坊間廣泛質疑、既然本城已經回歸天朝廿載、區旗和區徽都已經更換、點解仲要學米旗儀仗步操、是否有人尚未能放下昔日殖民嘅傳統?之但係、本土獅龍會班手足就顯現非常雀躍、仲有人話要找個機人帶同「獅龍旗」前去跟咱家嘅儀仗隊來一趟大匯操喎!

2017年1月11日 星期三

誰對「故公」有異議?



你講我又講
無非為喫糖
既是冇幫忙
何必多喢戇

政治之所以令人討厭、其中一大原因就係政治人物都是語言偽術家。佢哋最叻就係以偏概全。行家當然唔會聽鬼叫、但普通人聽來就覺得十分哽耳。拎今次嘅故公博物館(故博)件事件嚟講、以我所見所聞、對歷史有興趣嘅人都表示歡迎、而無興趣嘅人亦不反對。事實上、今次只係有人刻意去利用大總管在程序上嘅甩漏而大肆炒作、目的就係要打擊其民望。假如大總管不是臨時轉軚、話咗唔嫁又嫁嘅話、根本上係唔會發生咁嘅事。因為那些口中無獨心中有獨嘅政棍為着阻擋本城年輕人接觸到龍族嘅歷史文化、才會盡其詆毀之能事、將好事演繹成一件壞事。幸好這只屬一小撮人嘅惡行、而非社會主流。可惜某些有份量之人在呼籲大眾支持興建故博嘅講話之中、釋放出一些令人聽落好似係大部份紫荊人都阻住個地球轉咁款。你話嘞、咁係咪弄巧反拙呢、吓?!

2017年1月9日 星期一

漢奸唔怕認



既然做阿七
無須膊側側
發難憑歪理
着力靠心黑

紫荊城向來是攪屎棍嘅天堂、只要夠膽色又能嘩眾就可以為所欲為。封街鎖路七十九日如是、大年初二怒火街頭如是、在垃圾會就職典禮中玩誓如是、總之嘩眾冇奔波就是。不過也有例外的時候、例如剛從實島回來的講獨四人組之一嘅三七螺雙腳還來踏出機場就被迎接佢哋嘅群眾熱烈招呼、搞到衫被扯爛、眼鏡也扯失、還要在保安協助之下離開機場。講起嚟、日前講獨四人組(痴瘋、三七螺、鹽蟲妖、豬八萬)飛抵寶島XX機場就見到數幾百人手持標語及橫額列隊迎接、心想一定係島獨粉絲熱烈歡迎佢哋到訪都未定咯!殊不知念頭未轉便聽到人群大聲叫喊漢奸滾回紫荊城去。其實講獨四人組與島獨組織「瞢袋食量」嘅代表見面前後、亦同樣遇上島民抗議和喝罵、結果要勞動當地捕快解圍才得以離開。事後痴瘋居然在傳媒面前詐型、指責島民老屈佢哋係講獨。

2017年1月6日 星期五

鬼打佢咯



你雖慷慨我腌臢
豈能容讓你打尖
雖觸眾怒唔多怕
送上門來順手閹

呢嗱、咪以為貼錢替人家興建大樓、包裝修、兼送大床就必會受歡迎呀!原來係有人唔獨止唔領情、而且仲要興師問罪𠻹架!早前之嘛、荒謬縣跑牛會出資三萬萬多兩白銀在西狗區興建一所古宮展覽館、而中央政府亦答應送出一批罕有嘅歷史文物作為壓館展品。呢趟無須動用公家大賬房一分一毫、就獲得一家世界級嘅展覽館、係何等威水和着數嘅事?殊不知、負責呢個項目嘅大總管原來係冇依照程序做好公眾諮詢、而被反字堆食住上指控縣政府違反規則、並跑到公堂上告其一狀。點不知被人鬧爆之後大總管才曉得補鑊、話要進行公開諮詢。咁你話死唔死?

2017年1月4日 星期三

且看本城造化



摱着車邊發大財
豈容有橋冇人抬
只恨諸君無義氣
連累大眾也當災

鎮工所兩大巨頭、大賬房和大奶媽、都想打下屆鎮長個肥缺嘅主意。大賬房除了獲得五家、十一會、十八寨鼎力支持之外、亦獲得花家友大撞和白鴨兩大集團替他抬吹托打。呢嗱、姑勿論輸贏、能夠使得一群曾經狂踩自已係“廢柴”嘅人忽然倒轉過來做自己嘅橋夫、已經夠光宗耀祖架喇!可惜中年公署卻放話、指中央不希望見到鎮工所兩大要員互相打崩頭。另一邊嘅紅家友卷聯和弓聯都認為、中央嘅心儀中人物係乎係大奶媽。照咁睇嚟、即係話中央與建字堆尚未能在人選方面取得共識。亦即係話、上次嘅豬狼鬥有可能會上演續集。不過今次中央及早播放預告片、似乎是有意思讓他們好好的去睇清楚不合作嘅後果係點嘅。

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泛㒼死攬負資產



死攬負資產
整定要抬蛋
眾叛夾親離
遲早冚包散

眾所周知、自從戰中一役之後泛㒼搞嘅各項遊行活動聲勢每況愈下。就以㒼陣剛剛舉行嘅71大遊行來說、參加人數更加係首創歷年新低。難怪有人話、再係咁落去嘅話、低處未算低咯!據㒼陣發言人講、參加人數有9150左右、而巡捕房則說人數只有起步嘅2700至到最高峰嘅4800左右。無論點講都好、觀乎今次參加者人數的確是歷屆最少的。雖以㒼陣以「由於阿頭被腳痛、而降低人們嘅參加意欲」來做遮醜布、但明眼人卻心知肚明、主因其實係泛㒼要為四名「玩誓」尊貴強出頭、但街坊卻不願意當冤大頭、才會放棄參加遊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