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30日 星期五

常無的不倫不類


高掛羊頭賣狗肉
小心千祈咪中伏
今日政壇多垃圾
踩着瓜皮實聽仆

心口長期掛着斷估華拉幅車頭相嘅丐幫幫主常無、擺明係反花家霸權主義嘅擁躉嚟吖嘛!點不知佢居然在垃圾會就職儀式之中打起黃傘(花家專為紫荊城革命度身訂造嘅戰中標致)做馬騮戲、並散發出一股今人聞之欲嘔嘅妖異之氣。眾所周知、斷估華拉(鴉根天娜裔反花家霸權先鋒)曾經是箍巴已故一哥卡斯𢱕反抗花家帝國霸權主義嘅老搭檔。如今常無居然心口挺着斷估華拉幅車頭相、而隻手就高舉黃傘嘅荒誕行為出來、難怪卡斯𢱕螺寧願早點歸西、冇眼睇常無丟人現眼啦!由此可知、常無嘅所作所為係幾咁「核凸」咯!

2016年12月28日 星期三

西狗又闖禍



唔養唐狗養西狗
不曉看家睇門口
只會惹來千般錯
累得莊家猛𢲷

自從首任阿頭老古董收養咗一隻西狗開始、紫荊城就再沒有太平過。呢隻西狗到處亂闖亂撞、唔係倒瀉人家籮蟹、就係打瀉人家杯茶、最近還跑去惹怒泛㒼班政棍、搞到人家發動城中所有喉舌作全方位攻擊、呢鋪都可謂煩死人冇命賠咯!西狗在七年前冇有識死、無端端闖人八婆會館搞散三王阿姐台戲、結果累到當時嘅阿頭啱曾都要挨罵。殊不知近日居然闖入京城古物晒冷館、靜雞雞將人家嘅珍藏古玩運返紫荊城、累到負責拉狗帶嘅大總管冧井被泛㒼當箭靶、狂拮佢濫職。咁你話啦、呢隻西狗係咪養極都養唔熟嘅呢、吓?!

2016年12月26日 星期一

跑馬仔傳說



你估我又估
靠撞冇辛苦
中央無表態
小心食詐餬

近日江湖最熱門話題大概就係阿頭跑馬仔咯!目前正式報名參選嘅人只有壺倌和葉柳。大賬房掌櫃抓錢華已經向縣府請辭、並正在等候中央批准。注於唔嫁又嫁嘅大總管冧井、但至今尚未提出辭職要求、看來是先要看中央反應、然後才作最後決定。穿紅褲子出身嘅爭六成依然高據牆頭試風向一時話嫁、一時又話唔嫁、總之耍來耍去都係耍那套迷踪拳。究竟誰才是真命天子就無人知曉。恐怕那些所謂貼近中央嘅消息靈通人所放出來嘅料都靠唔住。之但係、凡事總有一此蛛絲馬跡可尋的。

2016年12月23日 星期五

荒謬中的荒謬


未知真癲定假狂
有群茂利鬥荒唐
公然闖禍不思過
靠害街坊當幫忙

在大年初二零辰時分、荒唐縣新興獨派「半文錢」託辭替熟食小販爭取擺賣權、並趁機炮制一齙震撼全城嘅怒火街頭鬧劇。事後、坊間響起連串問號。那就是、點解替小販爭取擺賣權要當街縱火、以及使用暴力襲擊巡捕?點解只爭取區區幾天新年假期擺賣權、而不作長期打算?咁嘅行為算唔算係掛羊頭賣狗肉?暴亂期間女教頭牛小矋在「飛時卜」平台呼籲街坊積極參與、結果被裁判老爺判罰銀両抵罪。經此一役、牛小矋嘅名堂就響起來、而且在聚議堂贏得一個議席。按照常理來說、能覓得這一份薪津合共平均月入廿多萬両銀嘅筍工、應該好好珍惜才對。點不知、牛小矋卻偏偏在宣誓就職儀式之中扮烏龜扒行、搞到被縣長針對其行為人稟法院要求覆核。從犯下「玩誓」錯誤嘅奀症幫成員支那仔和扑嘢妹兩人被判冇得留低嘅情況看來、今次被覆核四人(牛小矋、常無、饒虫虫、𤓓三七)嘅形勢相當不妙。

2016年12月22日 星期四

殺到埋身仲唔知死



諸家贊成他必反
無須道理眼坦坦
呢群茂利呃呃騙
信上一成冚包散

當年紅家太祖帝話過、凡是敵人贊成的他們都反對。可惜吖、那些紅子紅孫人人向錢看、個個把他的話當作耳邊風。唯獨是反字堆件件緊記、隻隻奉行、而且已經達到戰無不勝嘅境界。日前總捕頭提出增聘捕快嘅要求時、白鴿標會首席師爺桃姐便指出、增聘新捕快無非是要為本城大歸廿載慶典壓陣、以防有人趁機滋生事端。話口未完、總捕頭亦承認係基於人口激增、遊行激化、加上反恐和防暴嘅須要、所以非要加添人手不可。記得在兩年前封街鎖路七十九天期間、巡捕房取消所有捕快休假、以及號召所在後備捕快出來助陣、尚且搞得𠸊𠸊掂、何故區區一天嘅大歸慶典就要加聘人手應付咁大陣仗?由此可見、今次招聘新丁極可能是針對反字堆作亂而做的。

2016年12月21日 星期三

判官亦瘋狂



強闖硬幹喊冤屈
野蠻老爺把我拮
幸得官說無須罰
全城彷似食忽得

話說、荒唐縣唔淨止係判官荒唐、連刑部司都係咁荒唐、以致荒唐縣城為當今天下最荒唐嘅法治之地。有一次地保會進行閉門會議期間、白鴿標總會嘅小頭目痴瘋許“自恃該會持有一道護身洋符”帶同一班人企圖硬闖會議廳、並且與睇場組人員爆發身體接觸。在一攻一守過程之中、兩名睇場員報稱被痴瘋許嘅無影腳踢傷。結果痴瘋許被判官判處「自我約束」一年。後來痴瘋許不服上訴、並成功推翻「自我約束」嘅判決。刑部司便以預防痴瘋許再次爆暴為理由、向高級裁判堂申請對判決進行覆核。點不知高級判官問、係咪逢人就判「自我約束」才對?高級判官話、睇唔到痴瘋許係暴力之人、並所疑刑部司究竟要防啲乜嘢?

2016年12月19日 星期一

你造王我搵銀


造王是假搵銀真
別怨登時斷六親
諸家建路吾家過
有人落疊扇風生

亂制指泛㒼一邊譏笑阿頭跑馬仔係特權小圈子嘅玩意、但另一邊又搏老命爭奪選委席位、簡直係精神分裂喎!另外又有人指泛㒼要造王、並呼籲所有架忌冷要齊心對敵、咪畀機會佢哋。唉、如果真係咁齊心、泛㒼又點會拿得325個選委席位、比上屆超出125席?當下泛㒼由茄呢啡躍升為第三主角、若然加上老搭檔資營取得嘅250席便有570席、佔總數47.5%。理論上、如果能再在亂制陣營中拉得2.6%人倒戈就sure win、即係贏硬架喇!之但係、亦有人話泛㒼造王係假、做生意才是真的。泛㒼大勝後、一面公開叫喊不排除投白票、而另一面又散播流言不打算派人上台參戰。這分明係商業宣傳格局、因為有人打算將手上嘅票擺上拍賣台由價高者得。無論是紅營或是資營那一方想贏、都必須好好的跟泛㒼商量一吓。呢趟都可謂嘅奇貨可居了吧!

2016年12月16日 星期五

四毒聚東瀛



到處揚港毒
聽來真矚目
聚會乃家常
無關一鑊熟

在下嘅老友戴恭保剛從扶桑旅遊歸來就對我講、扶桑似乎成為了天朝毒派(疆毒、蒙毒、台毒、港毒)嘅集匯地。據阿戴講、在1210日「世界吟拳日嘉年華會」長駐扶桑嘅疆毒、蒙毒在會場打正招牌擺設毒神壇供教眾參拜、而台毒和港毒就派遣頭目參加遊行活動。期間半文錢坐館黃提兩和㒼族幫坐館陳路顛兩人獲得當地嘅台毒分壇(禮燈龜之友會)嘅壇主永跚英樹引薦之下跟其它毒派代表見面。但奇怪嘅就係、維獨是五毒之中嘅風頭躉藏毒卻未見蒲頭喎!

2016年12月14日 星期三

無知可以推翻一切?



有兜覆核王
勢兇又夾狼
一聲唔知到
斷估當幫忙

相信係人都知到肚餓就要食、食飽要屙、食嘢要畀錢、屙就去廁所。呢啲普通常識大概唔使人教都知到。相信冇乜人會反對、宣誓係一件莊嚴而且認真嘅事。對嗎?呢嗱、就在剛才之嘛、專業覆核師長兜郭又跳來出表示要維護「郭家尊嚴」而向大法堂提出「撕法覆核」看看垃圾會監誓主任是否失職而導致出錯、並要求重新讓所有垃圾尊貴再宣誓一次。據長兜郭所講、監誓主任事前並冇向宣誓者解釋清楚“點樣至係啱、點樣至係錯”便涉嫌失職、亦即係話尊貴“玩誓”條數應該由監誓主任付責埋單才對。按照長兜郭嘅邏輯推算、任何人在犯案之前唔知到咁做係錯嘅話、就有權以「不知到」為理由向大法師尋求「撕法覆核」讓當事人從頭來過、否則就算判咗罪都要推翻。咁你話、荒謬唔荒謬?

2016年12月12日 星期一

施威棄權之迷


相嗌唔好口
繼而施辣手
風狂火勢勁
點到佢唔走

毫無疑問、施威就是總舵主眼中嘅反獨功臣。可惜佢人和盡失、莫講話在亂制裡面朋友唔多、即使在他領導嘅班子裡面、能跟他交心嘅人物亦係唔多覺。由其是與他一起共事嘅三大總管更加係貌合神離。甚至有傳聞指、有人假借閣老級人物之手暗中向總舵篤佢背脊。試問一個孤家寡人、又焉有可能做得出好戲來?因此今次他宣布棄權、即被反派視為老古董腳痛翻版。據阿邊個閣老講、總舵已經察覺到若不在小圈子選委「分餅仔」進行之前先勸退施威嘅話、肯定會有大批「餅仔」落到泛㒼手中。為免令泛㒼食得太飽而滯壞個胃起見、總舵終於在分餅仔的前兩日決定喊停施威。

2016年12月9日 星期五

施威宣布棄權




趁着亂制打瀉茶
泛㒼抬舉抓錢華
施威話咗唔拚命
葉柳連隨又開花

呢嗱、葉柳剛剛表示要打擂台、而施威就宣布放棄追求冧莊。呢場戲都可謂來得既急且快咯!從表面形勢看來、抓錢華剛剛揩到一身屎、葉柳上馬勢成為一枝獨秀、但實情又係唔係咁、則惹人聯想。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紅家會嘅家訓就係、凡是敵人擁護的我都反對。當下抓錢華嘅推薦人就係泛㒼、即使說不上是敵人、但更不是架忌冷。因此可以肯定講句、佢根本上唔係阿爺杯茶。但在數月前亂制派嘅資家大本營傳出、對於由誰人來出任下屆阿金紫荊頭跟總舵意見相左。期間有人揚言、假如到咗退無可退嘅時候、他們就會將所有注碼全數押到泛㒼選手身上去。從今次泛㒼破格支持揸拂堂嘅抓錢華打擂台看來、反映出泛㒼與資營之間嘅合作已經展開。

2016年12月7日 星期三

是誰在敗壞法治?



莊家捉放曹
老千有前途
遲來先殺盡
早着劈崩刀

呢嗱、掌權最失敗嘅地方就係做事無層次、等同一個人經常語無倫次一樣、想話唔闖禍都難。以紫荊府衙為例、今年大年初二嘅街頭怒火一案都已經開始審訊、並且陸續有人被判刑、但早在兩年前爆發嘅戰中一案依然毫無動靜。更諷刺嘅就係、戰中主要疑犯一個都未有被提堂、反而涉嫌毆打潑尿超嘅七名捕快就已被押上刑堂受審。喂阿哥、如果冇戰中根本上唔有潑尿超涉嫌被毆嘅事。萬一此案有人被判罪成、而始作俑者嘅戰中三妖和一眾幫兇就開香檳慶祝嘅話、到時就真係唔知紫府點向廣大城民交代咯!在戰中期間天朝喉舌曾經公開報導、已經掌握到證據、證實紫府嘅三大總管和十三部長之中有人與戰中分子私通。再加上、紫府處理戰中手法一向惹人質疑、如果話呢壇嘢裡面冇鬼、就真係撞鬼咯。如果我係阿爺、都會做嘢啦!係嘛?!

2016年12月5日 星期一

兩頭唔到岸



睇錯攤皮落錯注
天生殘視冇得醫
最弊兩頭不到岸
徒勞白幹陰功豬

呢嗱、自從白頭兜在公仔箱公開阿爺杯茶係「與講獨勢不兩立」之後、有心問鼎阿頭個位嘅人物似乎獲得明燈指路。就在剛剛之嘛、公家大賬房掌櫃抓錢華在垃圾會大舞台開腔之前、為了證明自己與講獨勢不兩立、便聲稱不會與已經被申覆嘅疑似講獨四人組(常無、重炎妖、羅三七、樓小蟻)對唱的。誰知他的聲明尚未講完就受到泛㒼尊貴集體炮轟、甚至連亂制都話佢唔啱。根據垃圾會法術顧間界定、在申覆未有定案之前、上術四人依然是垃圾會尊貴、是有權跟大掌櫃對唱的。這件事奇怪嘅地方就係、泛㒼已經公布委任抓錢華代他們去打「阿頭爭霸戰」擂台大決賽、但當他要飛起疑獨四人組時卻反遭群毆、更奇快嘅就係連亂制都喊佢認錯吖嘛!

2016年12月2日 星期五

代言人的啟示



嘴藐做代表
聞者皆喊妖
內裡有乾坤
未知曉唔曉

近日齋講出聲一哥白頭兜從京司歸來、並帶來總舵允許反派回鄉探親嘅訊息。可惜嘅就係、唔止係泛㒼唔領情、甚至連亂制都表現得嬲爆爆。在泛㒼眼中、齋講出聲只係一隻令他們厭惡嘅曱甴、所以向來都睇白頭兜唔順眼、自然唔會當佢所講嘅話係一回事。由其是一向做慣紅家會代言人嘅亂制、眼見自己個位被白頭兜呢個二奶仔取代、就更加係感覺得周身唔自在、㷫焫焫是在所難免。不過問題係、點解今次總舵會授意白頭兜將訊息帶回紫荊城、而唔係像從前一樣交由亂制派裡面嘅重量級人物代勞呢?當中又有啥含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