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7日 星期三

拒簽確認輸(二)



講獨難容確認輸
齊來起義拒支持
今日既然撕爛臉
但求施法滅天書

早幾日有報導指、大撞幫、乖公幫、白鴨幫數名未有在確認輸畫押嘅報名參選垃圾會專貴人士、已獲損管會通知被接納成為候選人。此消息一出便令到那些正感困惑嘅泛獨人馬斷然拒絕在確認書上畫押。半文錢嘅小將涼爽琦亦趁機向高級庭提出廢除確認書嘅合法性。雖部份輿論對泛獨嘅反應不認同、但回心一想、如果我係佢哋嘅一分子、亦同樣會有此反應。因為那份所謂確認書根本上就係毫無意義可言、否則那些沒有簽署確認輸嘅人又如何能夠取得參選資格?換言之、如傳聞實實嘅話、今次嘅混亂是由講府一手造成、要怪亦應該怪講府才對。但話說回來、我唔相信那些口口聲聲拒簽確證輸嘅政客、會真係為堅持理想而放棄賺取(每月薪會連津貼)廿幾萬元嘅大好機會囉!

2016年7月25日 星期一

拒簽確認輸?



兩㒼起勢扮頭痕
拒簽疑雲偽似真
此書確認無新意
獨怕新丁送舊人

呢嗱、自從戰中一役之後、泛獨便在城中崛起、甚至有壓倒泛㒼之勢。上次半文錢小將涼爽琦雖然在垃圾會填氹大寶之中、被公㒼幫嘅戇嬌楊擊敗、但所得的票居然超過六萬半。據權威人士透露、涼爽琦參加來屆大選、必定撬走數萬泛㒼票、如果再多幾個勇武人士參選嘅話、後果就更加難料、對泛㒼來說、無疑是一場大災難。之但係、當講府使出“參賽者必須簽字確認輸、支持歸本法和確認金紫荊跟天朝有不可分割嘅關係”這一着撒手鐧出來對付泛獨時、兩㒼(公㒼幫和㒼子幫)居然莫明其妙地群起表態拒絕簽署確認輸。理由就係簽署確認輸等同如轉軚喎!呢嗱、確認輸擺明是踩泛獨而益泛㒼、而兩㒼呢趟整色整水、無非是想瞞天過海而矣!

2016年7月22日 星期五

甩轆 放水 被人𢵌



坐館叫我去捉虫
學足關帝坐華容
先生來到黑透面
有條茂利褲穿窿

話說紅家會轄下嘅紫荊堂前年鬧鬼、而且越鬧越凶、越鬧越大。總舵主得知此事後更下令盡快肅清所有妖魔鬼怪、以維持紫荊堂穩定。紫荊堂坐館大哥得令後便吩咐大法師開壇捉鬼。經過七十九日連續作法之後、紫荊堂終於回復平靜。但當坐館大哥問大法師捉到幾多隻鬼時、答案竟然是零。坐館大哥登時吃驚地追問大法師、究竟原因何在?大法師輕描淡寫哋回答話、只因他忘記帶埋個葫蘆一齊去捉鬼、所以惟有呢頭捉、嗰頭放、總之將鬼怪驅走就是。

2016年7月20日 星期三

署任風波



署任唔成賴阿威
老廉廣播倆睇齊
恃仗人多好造作
泛民炒作搏偷雞

在下只知到公家署任制度、是一名公人被委任去擔當一個較高一級職位嘅職務、當事人可以按月支取(acting allowance)署任津貼。除非人事部有白紙黑字闡明一個署任期(例如六個月或一年等)並聲明試用合格後可獲批准升上該職位(俗稱坐正)、否則該署任只屬臨時性、與升職並無必然關係。原則上、署任人是否可以升職、是要看其直屬上司是否認同他/她的相關工作表現而定、如果上司不在其考勤報告上作出推薦嘅話、即是對其表現有所保留、署任人就不會坐正。

2016年7月18日 星期一

拉圾會曲終人散



阿爺力撐係施威
長毛贈送路姆西
通天教主茶杯掟
飯民阿建不堪提

呢嗱、唔知真定假、垃圾會嘅“車掗民”掙六成大哥獲得嘅宮廷消息特別多。日前佢只係講咗一句“阿爺唔再欽點”之後、亂制政棍忽然泛㒼上身、在本屆垃圾會最後一次會議期間炮口對準施威、人人狂轟、個個猛炸、嗰副罵相比起泛㒼政棍來得更加兇悍。喂喂、人家六成大哥話到明、個消息只係聽返來、唔知堅定流架!何況、仲可能係佢老人家飲大兩杯諗番起啲舊事、才有感而“噏”都未定嘅。然而、亂制就驚死行頭執輸、反起雙眼便將施威罵到狗血淋頭。勢想唔到、日今政棍搏出名、原來係非罵施威不可嘅。難怪連三叔公都話、施威乃係眾“罵”所歸咯!

2016年7月8日 星期五

態度正確



名正言則順
胡搞必論盡
大樹有枯柴
四年逢一潤

江湖上一直流傳、大撞幫和白鴨幫與富友幫暗中聯手拖威下馬、而此事近日已經蒲續漸上水面。大撞幫前一姐劃眉魚見勢色不妥、於是在網上發文炮轟大撞幫司令部、矛頭直指當今一哥涼茶杰。劃眉魚指出、他們的原意是爭取真㒼主、真譜選、真自住、與某些亂制幫派為着保其利而主張更換包租公的立場完全不同。呢嗱、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吖嘛、劃眉魚罵得好、罵得妙、簡直罵得一點都不錯。並非在下要擦劃眉魚的鞋、而是她的態度正確得令在下不得不佩服。事實上、劃眉魚表現的是政治家風範、跟涼茶杰的典型政客態度是有天淵之別的。

2016年7月6日 星期三

白鴨押錯注


咁啱得啱橋
買大偏開小
來人大把貨
神仙過鐵橋

吹雞林沙嫌攜帶着一叠淫亂宮廷嘅書籍跑到神州販賣、因違反當地法律而被捕。經過一輪調查之後、獲准簽保離境返回本城辦理好私事、然後再返回當地繼續接受調查。之但係、當事人回到自己老家之後、便決定不再返回神州。呢種情形、在本城是叫作棄保潛逃。當神州巡捕房透過某些渠道宣稱、假如吹雞林不回去、就會更轉為刑事強制措施(即人身自由限制令)、身為狀師嘅小黑桃明知那只是一項正常法律程序、而本城亦是在該令涵蓋範圍之外、但偏講成係對方恐嚇吹雞哥。在下聽聞後百思不得其解。唔知你又聽唔聽得出是那一門的道理呢?

2016年7月4日 星期一

白色恐怖



若然怕恐怖
最好唔去做
硬要爭逞強
如上不歸路

日前擘口姐姐河粉絲公開呼籲、喊講獨人士不要害怕、因為越是害怕、白色恐怖則越多喎!對的、膽子越小嘅人、內心恐懼則越多。但把話題拉到政治層面上去、就大有商榷餘地。所謂白色恐怖對一般安份守己嘅人是不存在的。只有一心與統治者對抗嘅人才會感受到的。紅家老總經常講、人不犯他、他不犯人、人若犯他、他必犯人。換句話講、即係誰人敢膽向他挑戰、定必以牙還牙。因此、驚就唔好做、做就唔好驚。坦白講、除非當事人不與統治者為敵、否則白色恐怖是必須面對嘅一環、絕不為個人意智所轉移的。

2016年7月1日 星期五

七一狂想 之 泛獨不如學揸兜




泛獨不如佔地踎
日乞數萬冇吹牛
勿在香江來犯眾
起程杜拜去揸兜

今日七一乃係“㷫”回歸大日子、本城泛㒼政客如住年一樣帶領擁躉跑上街頭唱反調。今年所不同者、就是忽然多了一群為保私利嘅大夫團體加入遊行、而今晚亦將會出現一群話明要爆西廠大鑊嘅泛獨廢青。講起廢青、在下便想起早前杜拜出現一名16歲龍裔乞丐、在一個月內乞得超過四十七萬両人銀、而成為乞中之冠。呢嗱、大家都係不務正業嘅廢青、紫荊城廢青只懂得上街發爛渣、做埋啲損人不利己嘅事、而人家中土廢青卻遠赴杜拜踎街發大財、都可謂同廢唔同命咯!人家乞青帶埋成籮銀両返歸嘅時候、班鄉里對佢都不知幾咁仰慕、呢啲咪就係乞得出色囉!計吓條數、揸兜兩年就可變成千萬富翁、認真諗得過架!點都優勝過在紫荊城泛獨、起碼唔使乞人憎吖嘛!況且、呢個世界厭窮不厭乞、邊個有銀、邊個就係大爺。快啲起程啦!別再擔誤青春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