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31日 星期四

危險示範



你要發財我不阻
千祈唔好當我傻
紫荊根本無大病
何必炒作偽坎坷

日前弓幫幫主雀人與討地政治聯盟(討政聯)攜手、將大約兩頓嘅建築廢料堆積在府衙大數門外、以示抗議講府縱容屯兵區傾倒泥頭活動。本來政治團體向政府施壓是平常事、根本上沒啥好說。之不過、今次雀人嘅做法就認真耐人尋味。若按照雀人嘅以牙還牙(政府制止不了傾倒泥頭活動、他就在府衙大樓門外堆泥頭以示不滿)邏輯來推算、豈不是當有人不滿政府制止唔到假難民犯案和殺人、當事人就可以除便犯案或殺三幾個人以示抗議都得?嘩、如果呢套思維入晒班勇武書生個腦、日後紫荊城想話唔變成“遍地鮮花吐艷紅”都幾難啦!咁、你話死唔死?

2016年3月30日 星期三

由去國立講起



書館教來導冇方
儒生論盡夾瘋狂
不聞造詣交功課
小違大反監生劏

呢嗱、早幾日前有報導指出、娛樂部發出嘅“戲橋”將國立島北劇團頭兩個字「國立」搣咗、縮寫成島北劇團、並遭受到華文大教館門生會和反對派喉舌連番口誅筆伐。然而娛樂部部長流水華卻表現得成隻鵪𪂹咁款、求其含含糊糊噏幾句當作回應、然後調頭便走。然而陀地派打起講獨個旗幟大搖大擺、卻從來未受到干涉都唔在講、近日還陸陸續續起字頭、並聲稱派員參加九月垃圾會凳仔擂台爭霸大賽。相比之下、厚此薄彼立見一番、難怪講府作風備受質疑咯!

2016年3月28日 星期一

蒸發密令之見怪不怪



既怕惹風波
亦忌眾口多
諸君行好事
拜托勿囉唆

早幾日失踪數月嘅禁書鋪老闆三皮李終於現身城中。他聲稱並不是被蒸發、而係用自己方式進入中土、並已經向巡捕房消案、最後還求記者放他一馬別再追訪他。但係燶幫幫主雀人和大撞幫幫主涼瓜兩人卻異口同聲指三皮李言不由衷、並公開呼籲紫荊府衙從速澄清。雖則話、此事確實疑點重重、但係事主三皮李親口否認被蒸發、旁觀者又能如何?即使三皮李真係有所隱瞞、但他已經親身去消案、難道叫巡捕房在無憑、無證、無原告、無被告嘅情況之下繼續查嗎?之但係、雀人和涼瓜兩位幫主說得對、三皮李自稱用自己方法離境的、巡捕房有必要查清楚是否有人犯法才對。紫荊城一向自稱係法治之都、紫荊府衙絕不能瞓捩頸、否則肯定會越搞越難收科架咋!

2016年3月25日 星期五

擇錯時辰打錯齋


慳儉掟銀子
掟到周身瘀
事幹有可疑
快查因乜事

呢嗱、官場俗語有講、不懂推則閃避卸、遲早會賴鑊杰嘢吖嘛!人家書生鍾意玩早登極樂、鍾意攞自己條命仔出來教飛、咁咪由得佢哋囉!點不知咱家書齋部主管唔慳儉好做唔做、居然走去揦屎上身、從公家大帳房支取五百萬兩銀子、分派給全城書齋每家五千兩、作為搞那個甚麼「命仔教育講座」嘅津貼。結果唔止不獲多謝、仲連累紫府被人罵孤寒兼小器、呢鋪都可謂懵都面埋咯!

2016年3月23日 星期三

講獨不成氣候?



你瞧我唔起
我睇你點死
大話夾牙痕
遲早聽趴地

近日紅門嘅車邊友輪流發放“講獨不成氣候”嘅言論。在下實在不知到這話是說給誰聽的、但總覺得越聽越唔對路、而且仲感到極之不妙。師傅教落、當你輕視你嘅敵人之時、你就已經輪咗架喇!雖則話、今天講獨之火尚未燒到撼撼聲、但唔好忘記星星之火係足可以燎原嘅。難道有人認為“年初一大龍鳳”那場街頭劇尚未夠睇頭乎?若然紅門揸拂人跟佢哋班車邊友觀點相同嘅話、那就中正花大叔下懷矣!

2016年3月21日 星期一

不為甚麼




不為甚麼為施威
反盟驚覺馬失蹄
田郎赴宴敲邊鼓
同贏共利兩不虧

日前大田出席大撞幫派對、並以重金投得一對由大長老劃眉魚親手寫嘅對聯、登時逗得該幫幫主涼瓜鬼咁開心。涼瓜問大田、反盟可否與五大世家和八大會館(五家八會)合作?大田聞言後反問、何解反盟突然咁有興趣跟五家八會合作呢?涼瓜只說、不為甚麼為施威。於是乎兩人一拍即合、並約定它日摸杯底詳談。之不過、有知情人士透露、其實反盟跟五家八會合作一向都是心照不宣的。然而涼瓜今次高調爆響口、應該是有所圖謀的。近日江湖上不斷有人以“佢已經盡全力”對施威明褒暗貶、足見有人不想見到他冧莊。涼瓜似乎是把握這個機會、向大田探索與五家八會合作炮製「豬狼鬥一番」續集嘅可行性。

2016年3月18日 星期五

講獨有錢途



你嘈我又嘈
講獨有錢途
垃圾將大選
能勝便撈粗

開講都有話、政壇最高心法就係自欺欺人吖嘛!在舊年之前、只要花些少銀両向註冊部登記、就可以成立一個政黨。但係自從去年「和尚打傘」一役之後、就連註冊費都慳番、只要你安個名堂出來透過飛時卜宣傳、聲稱係講獨團體嘅話、自然有人捐錢畀過你。如果你能夠把握蟻民怨憤作出一些投機性嘅動作、就會有人捧你做講獨英雄、到時就不愁冇贊助人支持你參加垃圾會擂台大賽架喇!凡是成功勝出者皆獲得一份四年合同、期間每月可獲十萬両銀薪酬之外、還可以按月領取各類津貼合共不少於十二萬両。兩條數加起來超過廿二萬両、扣除助手薪水和辦事處經營費用之後、每月有大約十七八萬両任你點開數都得架!咁你話嘞、咁筍嘅工去邊度搵呢?

2016年3月16日 星期三

花大叔的抓銀新招



有窮則變不是窮
冇銀便要托水龍
憑空買賣稱高手
軟硬不得便見紅

日前花旗地方法院指出、波斯未能在911恐襲案證明自己清白、所以判罰105億花銀作為賠償。報導指出、死難者家屬很難從波斯手中拿到錢、但可以依法動用恐怖分子被凍結嘅資產作為賠償。按照該名法官嘅判決邏輯看來、等同在無法向死鬼拉登索償、就夾硬屈波斯唔清白、然後借題發揮盜用第三者被凍結嘅資產。試問這是何家的道理?看來、花大叔夾硬過波斯一棟、無非是打恐怖分子被花旗凍結嘅資產主意。嘩、此例一開、陸續有來矣!恐怕在當今世界裡面、只有花大叔這號人物才會將一件荒唐事合理化。

2016年3月14日 星期一

糕鐵運兵論



糕鐵運兵冇唔啱
為乜搞到咁巖巉
原來背後仙子跳
最弊無知膊上擔

昨日聽街口三叔公講、某些垃圾代表以“糕鐵運兵”為理由堅拒追加撥款是可笑的、是荒謬的。但在下覺得一點都不可笑、更不荒謬、因為這句話背後大有文章。呢嗱、有咁啱得咁橋、垃圾代表嘅“糕鐵運兵論”與花大叔嘅“南海軍事化論”嘅動機竟然是同出一轍、目的都是阻撓朝廷在軍事要塞部署軍事防禦系統。所謂糕鐵運兵的那個“兵”字並不單指軍人、而係包括雷達和導彈等軍事武器。例如香江是珠江口軍事要塞、只要穩守香江敵艦就不能從太平洋闖入。因此在香江某些要點部署雷達、導彈、火炮等軍事設施、是禦敵嘅有效手段。糕鐵是一種在戰時能夠改變為運送大量軍備嘅快速運載系統。因此、最樂意見到糕鐵爛尾嘅是甚麼人、大概唔使畫公仔畫出腸啦!係嘛?!

2016年3月11日 星期五

通街賊匪業由自作




難民犯案得人驚
街坊鄰里面青青
六壬扭盡荷包滿
笑稱香江變爛城

南亞難民犯案數字飆升、最近還搞出人命來。據說犯案難民主要是安南仔、摩囉仔、居卡仔、燕喱仔等。來者之中大多數都是在事前獲得高人指點、並曉得在適當時自動舉手、然後再作出酷刑聲請而獲得臨時居留。聽講話、甚至有些合約期滿唔願走嘅外傭、都跑去提出酷刑聲請。難怪有人話、今日香江已變成難民天堂咯。無它、打從大前年起、香江府衙開始向難民提供免費狀師服務。自此之後、那些所謂酷刑、不人道待遇、政治迫害等之如此類嘅聲請個案猶如雨後春筍般的、一下子蓬勃起來。除此之外、政府還透過非官方機構向難民每月發放綜合援助金、合共三千多個大洋作為生活費。試問有咁着數嘅嘢唔攞、點對得住香江城裡面七百萬個冤大頭?總言之一句講晒、呢單嘢打了市民荷包、發了狀師行係啦!

2016年3月9日 星期三

當派糖成為習慣



派銀原來係老奉
收小個崩露愁容
只道庫銀不亂派
原來扮懵發噏風

呢嗱、着數呢家嘢、大家都冇嘅時候就好地地、一旦有咗之後就是非多多。舊時朝政府揸拂嗰陣、大帳房從不會向蟻民派錢嘅。自從大歸之後紫荊人眼見馬城府衙向蟻民派錢之後就大呷乾醋。就係咁、紫荊府衙惟有順從民意大派銀両囉!殊不知唔派由自可、一派就搞到連僑居外地嘅紫荊人都要派埋、結果鬧得烏煙瘴氣之餘、仲要被蟻民鬧爆。於是乎、紫府索性以免租、免稅、免差嚮這種間接派錢手段去滿足蟻民囉!點不知、當收着數成為習慣時、人們收小個崩都會唔妥府衙嘅。更大鑊嘅就係居然有輿論視揞口費為救濟金、公然指紫府免差嚮係益業主、亦有些尊貴喊政府派現金喎!呢嗱、明知行唔通都要喊政府派現金、分明係嘩眾取寵多於實際啦!係嘛?!

2016年3月7日 星期一

泥鯭充正斑



梁家小子猛而威
順天猶似逆天為
滿口琦辭皆惑眾
看真原是大圈雞

呢嗱、所謂雞春咁密都菢出仔吖嘛、有啲嘢係點冚都冚唔住嘅。據說剛剛在驅異會擂台勇奪六萬分而被冠以六萬琦嘅本無前大佬原來唔係本地人、而係來自中土嘅大綠移民。當他取得本地人身份之後、便打起本地派旗幟、到處找自己嘅鄉里悔氣、日間驅蝗蟲、晚上玩鳩烏、假日趕水客、仲喊大綠人滾回大綠去添。就係咁、搞到成班蒙查查嘅勇青人人以為佢係本地薑、個個跟隨住佢四維去噓大綠人。呢回都可謂盲過盲俠聽聲劍咯!

2016年3月4日 星期五

由撩鬼攞命講起



壽星吊頸嫌命長
撩鬼攞命聽遭殃
轟天炸地傻且戇
未抱河山已斷腸

俗語都有話、做人做得好能能就千祈唔好鬼攞命吖嘛!點不知今日嘅後生仔為博出位、居然連鬼王嘅生豬肉都敢砌。話說、勇武門高足厶口仰日前出席大師兄天王奇嘅豐收慶功宴時、聲稱蒸發組人員為着迫使他現身而不斷騷擾其家人。當被問及點解唔去報官查辦時、厶口仰指巡捕房無能力將蒸發組查辦、所以報官可以慳番喎!喂喂、講到被失踪呢家嘢、唔係人人都有資格架、就算數到孻屘嗰個、睇怕都唔會係閣下。講真啦、呢啲玩笑唔可以亂開架!萬一真係䟕錯腳嘅話、真係「腹語魔師」翻生都查唔出底允架!知冇?

2016年3月2日 星期三

鬧出個大頭佛來



拉布點人頭
流會當應酬
戇居兼撞板
前退兩堪憂

俗語有話、物極必反。在飯盟不斷拉布壓力驅使之下、茄呢蘇使出終極撒手鐧、宣布假如版權法再次被刁難便就此作罷。按正常情理來說、議案作罷理應中正飯盟下懷才對。殊不知一眾飯盟尊貴聞言後、人人驚青、個個發矛、成班友跳出來指責茄呢蘇以氣用事兼不負責任。從他們的反應看來、彷彿拉布、點人頭、流會等事情從來未有發生過似的。但話說回頭、若非茄呢蘇堅決寸步不讓、而亂制又唔係盲目支持議案嘅話、件事未必會鬧到咁薑。若然飯盟係真金不怕紅爐火嘅話、應該為拉倒這條所謂惡法被拖垮開啤慶祝至係。試問又使乜驚青成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