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31日 星期六

得不償失

落叠有凶吉
難分白與黑
接受難消化
拒絕冇腰骨

昨日涼茶大狀話、假如蟻民接受紫府大總管冧井所提出嘅「代住仙」的話、紅家會便可以向外界宣布紫荊堂新家規已經落實、而堂主施威便可以憑着假認受性加倍作惡、到時紫荊人就「係咁先」架喇!在下對涼茶大狀講嘅話向來都聽唔入耳、不過今次就覺得佢錯唔晒。主要原因就係、我亦曾經聽人講過、最驚就係由涼茶大狀憑着「真補丸」當上金紫荊揸拂人、佢就可以恃其權勢向花旗行善、將金紫荊嘅種植秘方贈予山姆大叔、到時紫荊人就得不償失架喇!

2015年1月29日 星期四

標青背後



事實證明我標青
帶頭造反恃命平
天生我才今冇用
從此落泊嘆一聲

近日江湖上風雲變色、正當八大門派與紫府拳來腳往之際、效顰之潮老大神蜂忽然撇開學師聯會、自己向紫府嘅林幕僚、陳幕僚、過氣捉蟲大賬房偷、過氣地窟大總管等人下戰書、要求召開一場牙較擂台大決戰。可惜人家卻連眼尾都懶得望他一下、令到神蜂滿臉尷尬之餘、還要被紫大教館嘅鶴丸舍副舍長陳大哥發文公開痛批他欠自知之明、無知識、愚蠢、墮落、好出風頭、徹頭底尾是個死咗都唔知乜嘢事嘅傻仔一名。嘩、陳大哥、人家都有阿媽生架、使唔使鬧到咁盡呀?難怪有人話今次事件反映出、鶴丸舍人馬妒忌神蜂獨得山姆大叔力捧成當世英雄人物、所以大發脾氣唱衰佢啦!

2015年1月27日 星期二

欲擒故縱



不拉又不鎖
相約衙門坐
任你出風頭
慶賀你凱歌

呢嗱、世事果真是無奇不有。別家的巡捕房拉人、我家的巡捕房又拉人、但人家嘅疑犯要披枷帶鎖、而我家疑犯就獲得猶如上賓般的禮待。話說金紫荊巡捕房正式開始緝捕曾經參加封街鎖路人士、連日來以飛鴿傳書方式相約數十名有關嫌疑犯到巡捕房接受拘捕。嫌疑犯不單只依時報到、而且還攜同狀師和啦啦隊在巡捕房大門外高調的向記者宣讀宣言、揮手和擺「鋪屎」拍照、比起出爐影帝影后開記者招代會來得更有睇頭。雖然當他們進入衙門之後既拒絕交保釋金、又不肯自簽擔保。然而巡捕房卻更加禮讓、只說一聲保留起訴權之後就此放人。難怪人人都贊賞紫荊城是當世犯罪者天堂矣!

2015年1月25日 星期日

公仔台風雲錄

三個老闆鬥縮骨
視台慘變神前桔
錢銀講來有數計
搞你唔掂玩陰質

老牌公仔台近卅年來數番起落、似乎已經成為常態。該台換老闆有如三水佬睇走馬燈一樣、令人睇到眼花撩亂。今期三大老闆「寶島菜、紫荊茶、神州鰉」打三隻腳麻雀打到反枱、而且還要搞到對簿公堂。據說手上籌碼最多嘅寶島菜闆曾經借錢畀公司、但條件就是要公仔台以「跳樓貨」價錢替他旗下集團賣廣告作為償還而埋下火種。後來紫荊茶邀得神州鰉加入、形成二對一之勢。雖然法律規定若非「舵地人馬」不得成為公仔台嘅實際揸拂人、但神州鰉卻暗中從紫荊茶手中獲得更多籌碼而成為老大。寶島菜見自己嘅老大地位被奪條中氣便扯上扯落、於是向公堂狀告神州鰉、指他非法揸拂。雖然寶島菜終於贏了官司、但卻輸咗個勢。從牌面睇、公仔台揸拂人是一家「墊股」公司、但實際揸拂嘅依然是神州鰉。之不過今次神州鰉寧願借錢畀伙計開飯都唔肯借錢畀公仔台渡過難關、就被阿某人在眾議堂上破口大罵。

2015年1月23日 星期五

講數為上



有數應當講
無須拼命闖
一人行一步
你爽我又爽

自從紫荊堂揸拂人提出、將第二輪遊戲規則改革咨詢擺上台之後、八大幫會表明勢要將方案否決。換言之「篩普選」不會來、紫荊人渴望已久嘅「舉手權」亦不能實現。究竟點解紅家會與八大幫會之間總是水火不相容的呢?說穿了、無非是權力出了問題。

2015年1月21日 星期三

變幻是永恆



你願彈琴我唱歌
衷誠合作冇囉唆
一朝發難人走遠
世事如斯莫奈何

自從紅家會大當家就位以來、管理地方堂口嘅手段變得越來越強硬。前任大當家對紫荊堂嘅管理尺度比較寬鬆、但自從紫荊堂爆發內訌之後、當今的大當家便一改常態、除了加強操控之外、而且實施「順者生、逆者死」嘅鐵腕政策。由其是今次在訂立新遊戲規則方面更加是一句到尾、毫無商榷餘地。

2015年1月19日 星期一

言論自由也有代價?



言論自由有代價
否則人皆冇有怕
西方侮辱回教論
惹來土彈周圍炸

近日紫荊大教館大學徒會出版的一份叫「鶴丸」嘅刊物被縣太爺點名批評涉嫌煽動「講讀」之後、白鴨幫幫主瞓街姐馬上企出來伸張正義、並嚴詞斥責縣太爺打壓言論自由。冇錯、言論自由是人民應該享有嘅權利、之但係是有代價的。一向崇尚言論自由嘅北劣顛國在多年前出現了一部叫「殺蛋的詩編」嘅書惹得全球回教徒憤怒、而波斯國教主亦頒發全球追殺令追殺有關作者。事隔多年發難西國的一份名為「查你周報」嘅刊物涉嫌以漫畫形式諷刺回教先知、結果其出版社受到炸彈襲擊、並當場炸死十數人。從以上事件看來、足以證明言論自由的確是有代價的。

2015年1月17日 星期六

阿爺的警告



助他如助我
咁就冇唔妥
誰人搞破壞
勢必被狂鋤

日前朝廷發出一段訊息指八三一決定內容一個字都不能改、但凡支持施威通過方案就是支持朝廷。當這段訊息出街之後、各方反應不一。坊間普遍認為朝廷是以堅決態度表明希望方案獲得通過。亦有人話朝廷是向紫荊人呼籲、並利用廣大民意推動支持這個方案。不過據一位上院代表告訴在下、朝廷今次之所以在八三一這個問題上企硬、有三個理由。第一、要告訴所有人朝廷在這個問題上是始終不渝。第二、告訴反盟朝廷無懼方案被推倒。第三、警告所有藩王認清楚施威就是朝廷嘅代理人、誰對他不敬就是對朝廷不敬、誰反對他就是反對朝廷。嘩!假如係真嘅話、咁就真係唔講得笑喇!

2015年1月15日 星期四

唔係跳草裙舞



你既拒埋堆
惟有我遷居
大事欠商量
唔走實聽衰

據聞城中某位大老闆已經在海外開了新戶口、並且連個賬房都遷移去那裡去、但人就照舊留低、而生意亦照舊經營。有人話大老闆每次有大動作嘅時候、金融界就就很快會打大風、所以今次亦不會例外、是耶非耶就要看過才知到。大概三個月前萬歲爺曾經與大老闆摸杯底、但三個月後突然話搬就搬、箇中原因確實耐人尋味。江湖傳聞指、祖家打污蠅兼打老虎打到風聲鶴唳、假如一個唔小心來個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就真乜仇報都報晒、加上今日城中政治氣氛惡劣、能夠及早做好兩手準備、怎樣看都是上着。

2015年1月13日 星期二

求屋若渴



不要祝福須要屋
你上酒樓我食粥
豐儉隨緣安樂過
有瓦長遮便是福

最近一期居屋伸請人數大大超額十五倍、有年青夫婦伸請者被記者訪問時表示、不會計較間格、座向、甚至對正垃圾房都有所謂、能夠中簽就是好。由此可見市民對長久安身之所嘅須求是何等急切矣!跟據統計、在過去八年期間小型樓宇價格升幅188%、而同時期住戶每月入息中位數只增 30%、試問兩者之間差距行其遠?

2015年1月11日 星期日

冰封三尺

心存厚道知進退
奈何有人裝大醉
既難忍辱作瓦全
當然拚死求玉碎

當年前任縣太爺啱僧曾經指出、年青人不一定須要買樓之後才能結婚、已經激起眾憤、然而那位丁地會總舵主王八太爺更厲害、他只爆出一句“紫荊城只有官不聊生而無民不聊生”之後便惹來千夫所指。本來啱僧所言並不全無道理、只係當時一搬年青人與家人同住一室已經感到非常擠迫、想申講公屋非要等十年八年不可。假如輪到自己嘅時候薪全超過限額、便會失去資格。不過啱僧上任之後想買都冇得過你買、因為他全面凍練居屋計劃。私人樓宇價格太昂貴、一般打工仔根本上買不起。欲租屋住、租金已經花去大部份薪金、在這種環境之下、試問那些人又憑甚麼去討老婆?假如唔係咁、當今年青人又點會普遍遲婚?因此那位王八太爺口出狂言、唔成為人萬人插乸才怪。

2015年1月9日 星期五

打出個盈餘



衙門年年喊水緊
忽然宣布有餘銀
皆因有人搞亂檔
連忙放水潤諸君

自從鬍鬚仔上任金紫荊賬房大掌櫃以來、每年都在預算案之中先喊救命、但到頭來大賬房年年水浸、因此贏得守財奴稱號。之但係鬍鬚仔今年忽然樂觀起來、聲稱在未來三年都會有錢剩。有人話佢轉咗死性。但在下左想右想、還是覺得此事唔係咁簡單。記得去年施威曾經開口喊佢開水喉、但佢死攬住個水嚨頭唔放、仲反過來喊施威慳啲使。現在不獨只主動放水灌溉建屋基金、還暗示往後三年供水陸續有來。由此可知、鬍鬚仔咁爽手必定另有原因。依在下估計、若非發生那七十五日書生打傘事件嘅話、今日都唔使主意這信孤寒大掌櫃肯主動放水。所以話啫、人總係唔見棺財唔流淚嘅。

2015年1月7日 星期三

點到你唔還?



既要打衝鋒
又愛逞英雄
萬般不畏懼
何以怕刀鋒

先不講戰中誰是誰非、但見到那群言行不一嘅搞手和政棍實在令人嘔心。在戰中未開始之前、戴教頭到處氹人落叠嘅時候、話明戰中是愛與和平的結合、打不還手的、罵不還口的、任拉的、任鎖的。但係結果係點嘅、睇怕無須多講喇!事到如今成班搞手和政棍人人左閃右避、個個企圖抵賴。例如有人向搞手追討賠償時、戴教頭居然妄想將個波踼入高級法堂。幸好大法官精明、一眼便看出有人企圖以昂貴訴訟費用迫使追討人士卻步、所以拒絕其要求。現在巡捕房已經展開拘捕、華文大武館學徒會坐館賢四哥表示、恐怕拘捕會影響來屆科舉成績喎!

2015年1月5日 星期一

填錯告票都要交罰款?

我錯你又錯
為何只罰我
既知今日苦
何必要犯過

某日阿施被衛生廳人員檢控在公眾地方拋棄紙巾、並且向他發出一張定額罰款通知書。點知當他細看內容時就發現身份證電碼冧把、電燈柱號碼、街道名稱等都有錯漏。阿施想、今次大概可以脫身了吧!於是他跑到衛生廳要求撤銷對他嘅檢控。殊不知官爺們居然將部份錯漏修改、然後通知他記得去交罰款。阿施登時氣得七竅生煙、於是向傳媒揭發此事。法律界人士黃先生質疑、是否因為檢控人員同時處理多宗個案、以致將資料搞到唔清唔楚?黃生還強調法官都會考慮將證據疑點利益歸於被告、暗寸衛生廳處事僵化。之不過、人公社代表龔鸞娟大姑就冇咁客氣、她指責衛生廳職員草率大意、不守規則而令被告人不服氣。

2015年1月3日 星期六

紫荊大武館風雲錄



副教被狙擊
館主着其息
此地既無銀
諸君何太激

最近紫荊大武館有消息傳出指、法術學院副教頭大腰亭自從被一把從天而降嘅黃雨遮掟穿咗個頭之後便精神彷彿、而且經常產生幻覺、所以向館方請假半年以調養身體。但亦有人話、自從大武館收受大副教轉交嘅一筆為數一百四十五萬両(據稱其中部分銀両是晒冷大行動前期研究經費)匿名人士捐款曝光之後、大武館便成為包藏禍心嘅眾矢之的、再加上愛字派嗰幾路人馬以車輪戰方式輪流上門叫囂、以致大武館承受到前所未有嘅巨大壓力、因此館方便將大副教這隻焫雞暫時調離工作崗位以避風頭、希望能夠讓事情慢慢淡化。

2015年1月1日 星期四

為反對而反對?

不為反對而反對
只對權力有興趣
拉布勢在所必然
索之不成甘玉碎

有輿論指出、阿民長年玩拉布、完全係出於為反對而反對嘅心態。唔知各位街坊對此話有何感想、但在下就覺得十分荒謬?阿民是靠大眾支持才能夠生存的、街坊手上的一張選票就是他們的活命本錢、然而拉布明顯是妨礙民生議程、時間越拖得長久、街坊越是反感、形勢顯然是不利於阿民。因此阿民選擇走上拉布這條路嘅唯一解釋就是、說得好聽點是要分亨管治權、說得難聽點就是要奪取管治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