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9日 星期二

公屋縮水居屋有價



阻頭又阻勢
全不受控制
以毒來攻毒
贏輸一樣廢

開講都有話、多講無謂、行動最實際。呢嗱、無論縣太爺講到自己推銷嘅雙辣椒有幾咁巴辣都好、總之事實就係今年落成嘅私人物業又創高鋒、而公屋則創大歸以來新低、都可謂仲衰過做女嗰陣時咯!不過這個現象也算不了甚麼、最有意思嘅就係新建成嘅居屋雖然是同材料、同質量、亦同是由縣府出資建成、但售價方面就大不相同。有些售六千両一尺、有些售九千両一尺。理由是居屋售價都會與座落同區樓價掛勾、即係話居屋座落於貧民區就會大平賣、座落於中產區就會貴啲賣、假如一個唔覺意座落於縣太爺官阺隔離肯定是天價。喂喂、咁搞法仲點算係幫助基層人士置業呀?如果按照呢套邏輯去計算、公屋租金豈不是亦有蕃薯價與海鮮價之分?難怪連你老闆都睇唔過眼、企出來公開指地產霸權從來唔係佢哋、而係奉行高地價政策嘅金紫荊政府。

2014年7月27日 星期日

頭大冇腦



有好不學好
頭大腦生草
人浮失馬步
注定躀溝槽

呢嗱、賭仔口中嘅「鳳凰啤」即係睇定而後食、意思即係話有啲人永遠都會托住個羅友吊頸、肯定實食冇黐牙才會出手。剛過去的星期六反戰中陣營宣布收集到嘅簽命已超過預期嘅八十萬、不久府衙傳出已有紊責官大爺亦有簽名、然後輪到督爺跑出來話自己都會簽名、這陣子都可謂意氣風發矣!假有人以為督爺今次高調說自己會去簽名旨在催谷人氣嘅話、在下只能說結果必是適得其反。

2014年7月24日 星期四

反戰中登場



戰中遇上反戰中
你拔箭時我扳弓
一旦紫荊逢浩劫
它朝崛起再無從

繼逼宮大聯盟所搞嘅戰中公投之後、最近保主陣營嘅白頭兜豎起一枚名為反戰中嘅旗幟、並揚言希望能收集到八十萬個簽名。呢嗱、這邊廂白頭兜搞嘅連鎖式攤檔剛剛開張不夠幾日、另一邊廂又有傳媒踢爆生果檔老闆瘦身黎向盟主派派發蛇果現金券、並指其頭馬(曾在花旗水帥衙門情報組工作、目前是共河黨派駐紫荊城頭領)麥細蚊有份參與其中。假如報導屬實的話、這場戰中與反戰中之戰就唔係紫荊人家裡事咁簡單矣!

2014年7月21日 星期一

買樓乜都免?



你出雙辣招
我將松柴標
屙尿射穿牆
無驚斷擔挑

前日在瓊天大酒吃飯時、無意中聽到隔離台有人講起買樓有着數、內容大概如下:

2014年7月18日 星期五

金紫荊的荒謬



當前局勢太糟糕
真言實話冇前途
紫城今日無真相
誰能惑眾領風騷

最近府衙辦公大樓被加上重重圍欄、由門常開改為門常閉、足可見頻密示威行動已令紫府吃不消、然而紫府除了做個籠來罩着自己之外、對於舒緩民怨方面似乎係老鼠拉龜、有若不知從何着手咁嘅款。咁搞法、想太平都幾難矣!

2014年7月15日 星期二

羊群心態?



糠鬼賀七一
賣貧兼賣屈
從前勝今日
慨歎窮不甩

最近有人話七一逛街大隊之中有很多參加者是屬於羊群心態一類人、但事實又係唔係咁嘅呢?大歸以來紫荊衙門每年都舉行一次盛大嘅慶祝酒會、並承繼前殖民傳統封侯、封爵兼頒發荷蘭水蓋。唯不同的就是受封者除咗白底之在、紅底、甚至甩底嘅都有份。然而民間亦每年組一枝雜牌軍(近年還有家鄉軍加入)上街遊行以示普天同慶。據說今年有五十萬人上街攞景兼贈慶、即使打個三折都有十五萬、認真不可小觀。不過人們所贈的慶並非「吉慶」嘅慶、而係被人焫「」咗嗰個「」。無奈紫府卻不以為然。

2014年7月12日 星期六

公社又鬧鬼



大話堂前又一功
行家蝕底勢不容
雙辣構成擋路障
齊心合力打衝鋒

自從紫府拋出一道雙辣咒鎮住「流市泡沫」以來、人民公社內一眾唔受得辣嘅代表就開始發惡夢。由於「流市泡沫」被雙辣咒所制、又適逢家鄉嘅大小老虎都被打到焦頭爛額、令到一眾「流市」炒家頻食白果、而且洗金和洗銀業亦吹起淡風來。由於穿金帶銀而來嘅人買少見少、以致吉鋪無人問津、而且牽起退租浪湖、租金亦面臨貶值。在這情形之下、大概唔使問阿貴都知究竟誰人做咗大閘蟹。若然雙辣咒繼續制住「流市泡沫」嘅話、恐怕一眾大老闆再也按耐不住、到時那群受人錢財而不能忠人之事嘅掹車邊傍友後庭開花唔在講、分分鐘連個飯碗都會被砸碎。在宮能組鬼槍梁提議之下、一項還原歸本法(撕咒議案)被擺上議事桌、目前仍在辯論中。

2014年7月10日 星期四

七個一皮




巴西又揼雞
包你輸甩髻
買細偏開大
今趟抌穿肺

記得在七十年代聽大聲葉(葉觀楫)講波、每當香港代表隊(本地球員組成)或香港聯隊(華洋混合)被外國球隊連數幾蛋之際、就以被人打到七個一皮(即係章法大亂)呢句嘢去形容當時港隊嘅景況。勢難想到四十年後嘅今日、呢句名言居然被套用到巴西國家代表隊身上去。

2014年7月8日 星期二

自講一部份




效忠不效忠
全屬發噏風
冇鞋挽屐去
由你在夢中

萬歲爺的一紙「拔皮書」擲下便立即在金紫荊「施法屆」引起哄動、日前兩個撞師公會都有會員與一眾法師齊齊上街遊行示威、以沉默姿態表示抗議「拔皮書」所指法師是自講一部份違反歸本法。呢嗱、現在的問題是、點解當呢班大法師知到自己原來係自講一部份就會受寵若驚到這個田地呢?聽講原來係有段古嘅。

2014年7月4日 星期五

瞀里評七一



亂世妖邪多
難分佛與魔
妖言當惑眾
敗氣夾囉唆

日前又有條瞀里(茂里)在鄉下那份「半棺荒」刊物蠻求日報發表了一編對七一睇法嘅屁論。嗰條瞀里將幻想當事實、夾硬話:「從前紫荊人生活水平長期高於大鄉里、但現在眼見人家發大財、而自己就打倒蹆、所以產生強烈自卑。紫荊人為了要證明自己尚有比大鄉里值得驕傲嘅地方、於是選定每年七一齊齊湧上街頭挨風、抵雨、曬日光、目的是要做畀大鄉里睇、在龍的傳人之嘅世界之中只有紫荊人膽敢跟紅家對着幹。文章雖然講到似曾曾、之但係在下點睇都唔覺得係咁嘅、恐怕連有分參加遊行的街坊亦勢難想像、原來自己跑上街頭示威嘅動力是來自自卑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