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8日 星期一

不應包容當街拉屎



我方便時你踩屎
鏡頭炒作最無恥
京人震怒不可遏
製造東方垃圾池

近日祖家官報評論指出、紫荊人拍攝祖家兒童在城中當街大小便是不文明舉動。而我們的生意局嘅騎呢蘇局長馬上與京人配合、並呼籲紫荊人應該包容、體諒、勿諸多聲氣。呢嗱、騎呢局長嘅講法、等同話祖家成年人讓孩童當街拉屎無罪、紫荊人違反清潔法例罰款一千五百大元有理。就係咁、連胃食局嘅高興民局長都頂佢唔順、企出來反對其「廢腑之言」。咁你話死唔死?

2014年4月22日 星期二

乜事基金狂想



壇前鬼打鬼
神仙冇眼睇
此君無義氣
遲早墊屍底

俗語有講、風水輪流轉吖嘛、早前城中有群冒充「廣英娛業」嘅後生仔跑上街頭舞龍舞獅、鬧得建仔人人喊打、個個喊殺。如今稽查處踢爆建仔搞嘅舞龍舞獅、舞到連筆公帑舞咗去邊處都冇人知、於是白鴨幫便牽頭派人跑到青天衙門舉報有人涉嫌打斧頭、矛頭直指負責乜事基金篤數嘅疲倦聯頭目橄覽仔。之但係基金揸拂人京頻聯老二危駕蜂就反指白鴨幫博出位而小事化大、並認為此事無須驚動青天衙門、只要踏法會搞個「調茶委員會」讓大家先飲杯茶、然後心平氣和搞掂就是。

2014年4月15日 星期二

發現黑盒是個局?



你緊我唔緊
原來係靠滾
黑盒無聲氣
故事任君陳

馬航失踪一個月有多、由南海搜到印度洋依然無影無踪。中國及澳洲分別在四月五日和六日公布接收到與黑盒吻合的脈衝訊號、然而兩個發現訊號的水域卻相距五千五百五十九公里。到底誰收到的訊號才是真的就無人知、但之後中國再接收不到訊號、而澳洲卻宣布已經確定黑盒位置。現在黑盒的電已經耗盡、澳洲宣布要轉用每小時走五公里速度的藍鰭金槍魚搜索器進行(快則一天、慢則一年或更長)漫長搜索任務、各國搜索隊伍已經無能為力、惟有紛紛撤退。餘下來的大概只有澳洲和中國繼續搜索。

2014年4月12日 星期六

目的何在?



孖田做夢過洋江
十六年來一煲湯
良心不知情已誓
期望黑馬大幫忙

正當天朝為扶桑和呂宋兩國分別在東南二海興風作浪與花旗鬥法之際、長期在榕樹頭打躉的講古二老(孖田大叔和良心大姑)不惜攀山涉水的跑到花旗狀告天朝違反「一個兩制」大搞「假譜選」、並要求花旗大帝奧黑馬替紫荊人主持公道。在轉轉安排之下、雖則未能為奧黑馬所接見、但能夠見得到第二把手拜凳、總算不枉此行。

2014年4月8日 星期二

嚇死人唔使本




語不驚人死不休
香城前世確唔修
經年內訌身家盡
面對刀光冷汗流

不知何解、有些勤王之士討論港人港事之時、總是語不驚人死不休似的。除了早前那名說香江人是狗的北大教頭恐怖東之外、最近另一位被喻為一錘定音的北大教頭饒君日前聲稱、如果香城不就廿三條立法、可以引進內地國家安全法代替。不知此君之言是個人吹水、抑或是有代表性、總之在下聽聞後渾身都有點起雞皮嘅感覺。須知到基本法規定、本城立法是必須由立法機關通過才行、所謂直接引入國安法等同架空本城立法機關、簡直太過恐怖喇!饒大教頭如此講法、難道不怕被人告他一狀、指他企圖誣陷阿爺不尊重基本法乎?

2014年4月6日 星期日

兜錘定音



音定心不定
人皆多扭擰
勿謂冇商量
唯君須冷靜

本來大家談北上訪滬談得好端端的、但林大總管失驚無神爆出句兜錘定音出來、以致眾飯民尊貴齊齊翻臉不肯報團。誰知就在此時議事堂主席才子成忽然師父上錯身將兜錘定音解讀為清晰明確。就是這麼樣一氣之下、尊貴們便跑去中區獅子銀行門口瞓街兼罷食、抗議中央未講先落閘。誰知天公不造美、連日來不是滂沱大雨就是冰雹招呼、令到場面冷落、連鬼影都唔多隻、雖有陳大教主到場打氣亦無補於事。正當尊貴們準備提早收檔之際、才子成又出口術、聲稱從來冇講過阿爺會接受不符合愛乜愛物要求嘅人做特首、但今次飯民學乖咗冇人聽佢支笛、一於棚尾拉箱返屋企食餐飽、然後再去報團訪滬。